污水处理,率先全面建立河长制体系

作者:个人理财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31 22:43    浏览量: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作为河长制的发源地,10年来,江苏无锡已逐步形成了河长制“党委领导、河长主导、上下联动、部门共治、长效管护”的管理机制和“全覆盖、共参与、真落实、严监管、重奖惩”的工作机制,走出了一条具有无锡特色的河湖管理与治理新路,取得了显着成效。 常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引发的饮水危机,“水污染”事件促成了“水治理”这件好事,无锡市催生了河清水绿的新机制——“河长制”。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滥觞于无锡的“河长制”为何能被挖掘并将之向全国推广?因此,追寻无锡“河长制”的实施思路与实施情况,细思其蕴含的智慧,挖掘其市场价值点,必大有可为。 十年治污路,今昔看巨变 历史回溯到2007年5月,由于水体富营养化严重加上气候原因,无锡市太湖区域蓝藻开始大面积爆发,严重水污染危机引发广大市民恐慌,也将无锡市政府推上了舆论的焦点。2007年8月,《无锡市河断面水质控制目标及考核办法》,将河流断面水质检测结果“纳入各市、区党政主要负责人政绩考核内容”。这份文件的出台,被认为是无锡推行“河长制”的起源。 据报道,2008年太湖无锡水域安全度夏,蓝藻得到有效控制,城市供水全面正常,全市86个断面达标83.7%,同比提高16.3个百分点,“河长制”取得显着成效。2011年无锡12个国家考核断面水质和主要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2012年,主要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2013年,无锡市13条主要出入湖河监测断面全部消除劣V类,其中有12条河流水质符合IV类及以上标准。据了解,2016年无锡市开展了梁溪芦村河、张巷浜、前胡村浜、创业河、北庄河和滨湖区庙东浜等6个水体的黑臭水体整治,全长约7.4公里,到年底已全部完成水体建设工程,在感官上已基本消除黑臭现象,90%以上的河道沿线居民对整治结果表示满意。 “河长制”全面覆盖,弥补“多头治水”不足 “河长制”,即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水环境治理和水质的改善,其实质是领导督办制、环保问责制所衍生出来的水环境治理制度。2008年9月,无锡市委、市政府联合下发《关于全面建立“河长制”全面加强河综合整治和管理的决定》,对“河长制”管理工作作出了明确规范,从组织架构、责任目标、措施手段、责任追究等多个层面提出了系统、全面、详尽的要求,标志着无锡“河长制”由实践探索走向制度化、长效化。 组织架构逐渐完善,大程度整合了各级党委政府的执行力 从组织结构来看,纵向上,无锡市建立了市、市三级“河长制”管理工作领导小组,成为上下联动自如的“中枢神经”。领导小组负责本片区“河长制”管理工作的指挥、督促、检查和验收,及时协调解决“河长制”管理工作中出现的矛盾问题,定期向对口领导汇报“河长制”工作的整体情况。横向上,从政府各级部门开始,发改、经贸、财政、规划、建设、国土、城管、工程和公安等12个部门整合起来,充分利用各自政策、技术、资金、宣传和执法等职能。2010年以来,水行政主管部门累计审批各类涉河建设500余件,对涉及水系调整、主要引排通道的建设项目一律要求进行防洪评价,对水域面积“占补平衡”依法强化监管。水利、公安、交通等部门加强联合执法。依法查处了各类涉河违法行为800余起,立案查处72件,涉河水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2017年3月30日,无锡市敲定全面深化“河长制”实施方案,提出在5635条村级以上河道以及湖泊、水库等各类水域“河长制”管理全覆盖的基础上,进一步健全强化市、市四级“河长”体系,并由市、市设总“河长”、副总“河长”,跨行政区域的河湖应由上一级设立“河长”。5条主要入太湖河流、长江无锡段、苏南运河无锡段、新沟河、新孟河四条省管河道和太湖、滆湖两个省管湖泊由市委、市政府领导担任“河长”,15条重要区域性河道及蠡湖由市四套班子有关领导担任“河长”,所在行政区域党政负责人担任相应河段“河长”。其他区域性河道和湖泊由河湖所在市负责人担任“河长”。 聚焦“一河一策”,深化治理机制的改革创新 “河长”们上任后,纷纷着手对负责的河流进行会诊,分析污染症状,并做好数字、文字及图像等全面记录,在此基础上采取“一河一策”,制定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等一系列的措施,体现了“河长制”灵活、针对性强的特色。在具体实施中还实行了“三包”政策——领导包推进、地区包总量、部门包责任。在推行“河长制”的同时,不断强化机制创新,在太湖流域开展了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建立了总量削减任务与“河长”经济责任相挂钩的排污总量削减保证金制度。如在无锡惠山,各“河长”按每条河道个人缴纳3000元保证金,以水质综合污染指数为标准实施奖优罚劣;对河道水质恶化且河道考核全区排名后10位的“河长”,全额扣除保证金外,还扣发“河长”一定比例的年终金,由组织部门进行诫勉谈话,情况严重的免除领导职务。 在管理创新上,“河长制”衍生的片长制,是按照水系特征,分区分块,建立按片管理模式。片长由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主要领导担任,负责部署、协调本片“河长”开展工作。片长改变了过去“河长”各自为战、各管一段的情形,在流经区域较多的省级、市级和区级河道中,片长可以更好地协调上下游、左右岸的关系,形成合力治水、协力治水的局面,有利于改善推诿扯皮现象。 多方面严格监督考核,强化河长责任 从权责统一的角度来看,若没有完善的责任追究机制作为保障,不管“河长制”当初设计的多么,后只能供人瞻仰,不能落到实处。全市5635条村级以上河道均制作了《河长制管理公示牌》,标明河道基本情况、“河长”姓名、职责、举报电话等内容,方便社会各方进行监督和评价;无锡市还出台《无锡市治理太湖保护水源工作问责办法》、《无锡市委组织部关于市委市政府重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实行“一票否决”的意见》等文件,对治污不力者实行严厉问责。如今,无锡“河长制”考核工作已成常态,市“河长”每年年初都要下达当年“河长”目标任务书,然后通过组织定期检查与抽查、全面检查与专项检查等方式,对“河长制”管理工作实施分阶段和年终考核,对考核得分和排名情况及时予以通报。对于失职者敢于动真格,无疑是点燃了“河长制”的推进剂。据不完全统计,十年中,因为分管河道水环境治理不达标而遭约谈的河长达17人。 控源截污难度大,部分水质出现反弹 无锡实施“河长制”后,为了进一步弄清楚情况、研究对策,“河长”们纷纷组织开展了河道状况调查研究,全市范围内排查黑臭河道,并以此制定“一河一策”。然而部分公布的黑臭河道在整治后摘帽,一段时间或存在排污现象,或是河水再次黑臭的现象。“黑臭在水里、根子在岸上、关键在排口,核心在管网”。江南大学李激教授也提出,无锡河道治理过程中,主要问题还是控源截污工作的难度和强度较大,但控源截污工作是否到位又直接影响黑臭整治的效果,这些污水来源主要来自污水直排、管网的错接混接以及农业种植和畜禽等面源污染等,控源截污工作难度大主要是因为部分箱涵内部难以摸清排污情况,以及部分排污口隐蔽、难以溯源等,同时整治费用高。笔者认为,一方面水环境的问题,不只是水本身的问题,要想治理好水环境,需要追溯源头,因此前期的调查和评估工作需要足够充分及有效,另一方面是治理过程中,更为关注的是建设内容、规模以及技术方案等,而对治理后的水质缺乏长期分析和评估,两相叠加,导致治理和长效运营管理失效,水质反弹。 多数小河监测不到位,水质判断仍只能通过肉眼 河道治理后水质到底有没有好转?好转到什么程度?若是没有实打实的监测数据说话,根本无从得知。目前无锡安装在线水质监测系统的河道只有五六十条“大河”,于京杭运河、古运河、梁溪河、望虞河、九里河、锡被运河等主要河道,这些河道大都河面比较宽,水的径流量也比较大,且大部分具备通航条件。然而大河水再怎么治理得干净,忽略了小河水质的治理,终还是会影响到大河水质。目前大多数的小“家河”仍只能通过肉眼来判断水质,由于无法实现24小时在线监测,很难掌握流经居民家门口的小河道的水质情况,这也成为河道治理的瓶颈。 追本溯源,深挖企业发展机遇 综合国家顶层设计及各地加快推进“河长制”的背景下,河道治理力度将加大,“把环境问题说清楚”开始得到重视。《无锡市市区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方案》中提到,根据已掌握的水体污染和投诉情况,对38条黑臭河道进行民意调查,进一步判别水体黑臭状况,并聘请具有资质的专业检测机构对所确定的水体进行检测,根据检测结果来制定详细的整治计划。正如李激教授所说,目前无锡市河道整治方案一般由各区政府作为整治工作的责任主体,分别成立了相应的工作机构,委托专业设计公司或工程公司开展方案编制工作。而治理方案编制过程一般都会进行详细的点源、面源和内源污染物和河道基础情况详细调查,这部分工作一般由设计单位或工程公司完成。在“河长制”的大力推行以及对黑臭水体整治的迫切要求下,公司或可与地方类设计单位或工程公司合作,以自身检测技术或系统环境识别、解析、评估能力切入其中。 另一层面,2017年3月无锡市将打造“河长制”管理升级版,通过加快环保科技成果运用和转化,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同时综合环境监测、污染源监控、环境执法、环评管理等功能建设河长制信息平台,进一步提升河湖空间动态监管和治理管护的信息化水平。无锡大小河道互通互联,入湖河道水质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太湖水质,因此加强对河道、特别是支浜水质的自动监测,加大河道监测点位密度,对开展治理意义深远。因此,以“河长制”为契机,也会带来“智慧治水”等河道监测及“河长制”管理信息系统的。 原标题:无锡与河清水绿新机制 “河长制” 的不解之缘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对绿色发展最生动、最形象的描述。随着近年来太湖治理的推进,治理难度也越来越大。治理工作也从太湖沿岸延伸到了河浜河道,从城市污水延伸到农村生活污水,从工业点源污染延伸到了农村面源污染。

10年治理,太湖“年轻”了

率先全面建立河长制体系 太湖治理走向新路子

冬日的太湖,波光粼粼,静谧而美丽。从当年大规模蓝藻,到如今水清岸绿,没人能比两岸居民更理解这份“美”的来之不易。10年治理,河长全面上岗,重拳出击:清淤泥,疏河道,控源截污,累计关闭重污染企业5300多家,打捞蓝藻1000多万吨,生态清淤3700万方……

冬日的太湖,波光粼粼,静谧而美丽。从当年大规模蓝藻,到如今水清岸绿,没人能比两岸居民更理解这份“美”的来之不易。10年治理,河长全面上岗,重拳出击:清淤泥,疏河道,控源截污,累计关闭重污染企业5300多家,打捞蓝藻1000多万吨,生态清淤3700万方……

人们说太湖“年轻”了几岁。监测表明,湖区整体水质从劣Ⅴ类提升至Ⅴ类以上,富营养化程度有所减轻,连续10年安全度夏。可贵的是,在流域经济总量增长1.5倍、人口增加1100多万的背景下,太湖水质实现了稳中向好。太湖流域全面建立河长制,走出一条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地区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路。

人们说太湖“年轻”了几岁。监测表明,湖区整体水质从劣Ⅴ类提升至Ⅴ类以上,富营养化程度有所减轻,连续10年安全度夏。可贵的是,在流域经济总量增长1.5倍、人口增加1100多万的背景下,太湖水质实现了稳中向好。太湖流域全面建立河长制,走出一条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地区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路。

五级河长上岗 责任落实到底

五级河长上岗 责任落实到底

生在太湖边,从小喝着太湖水,许多无锡人对10年前的蓝藻事件记忆犹新。“自来水变臭,矿泉水被抢购一空。”锡山区厚桥街道办副主任汪苏湘回忆。

生在太湖边,从小喝着太湖水,许多无锡人对10年前的蓝藻事件记忆犹新。“自来水变臭,矿泉水被抢购一空。”锡山区厚桥街道办副主任汪苏湘回忆。

水危机敲响警钟,太湖“病”了。长期高速发展,“鱼米之乡”遍布工厂作坊,腰包鼓了,经济富了,水环境却变差了。专家号脉,太湖实在负担太重,流域每平方公里1229人,是全国平均水平的9倍。“治水单靠一个部门、一项措施解决不了。”无锡市水利局局长张海泉坦言。

水危机敲响警钟,太湖“病”了。长期高速发展,“鱼米之乡”遍布工厂作坊,腰包鼓了,经济富了,水环境却变差了。专家号脉,太湖实在负担太重,流域每平方公里1229人,是全国平均水平的9倍。“治水单靠一个部门、一项措施解决不了。”无锡市水利局局长张海泉坦言。

危机倒逼,无锡首创河长制。党政主要领导出任64条河流的河长,“一把手”挂牌督战,破解“九龙治水”困局。一年时间,主要河流断面达标率从53.2%提高到71.1%。

危机倒逼,无锡首创河长制。党政主要领导出任64条河流的河长,“一把手”挂牌督战,破解“九龙治水”困局。一年时间,主要河流断面达标率从53.2%提高到71.1%。

机构到位,河长就位。江苏河长制升级,由省长担任总河长,五级河长一竿子到底,太湖流域苏锡常三地,1.4万名河长上岗。浙江5.7万多名河长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管理延伸到沟、渠、塘等小微水体。上海摸清河湖家底,一河一图一信息,7781名河长涵盖所有河湖。

机构到位,河长就位。江苏河长制升级,由省长担任总河长,五级河长一竿子到底,太湖流域苏锡常三地,1.4万名河长上岗。浙江5.7万多名河长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管理延伸到沟、渠、塘等小微水体。上海摸清河湖家底,一河一图一信息,7781名河长涵盖所有河湖。

严格考核,河长担责。江苏无锡,治水成了“一票否决”的硬任务,17名河长因河道不达标被约谈。上海河长分级考核,市考区、区考街镇,每月通报排名,实现全程追责。浙江考核步步紧跟,省级成立30个督查组,每季度1次明察暗访。

严格考核,河长担责。江苏无锡,治水成了“一票否决”的硬任务,17名河长因河道不达标被约谈。上海河长分级考核,市考区、区考街镇,每月通报排名,实现全程追责。浙江考核步步紧跟,省级成立30个督查组,每季度1次明察暗访。

“河长不是冠名,而是意味着责任。”镇级河长汪苏湘坦言压力,门前的梁溪河是无锡人的母亲河,也是直通太湖的河道。如今,公示牌升级换装,新增了河长职责、水质目标等内容,亮黄色的监督电话尤为显眼。今年上半年一次水质异常,就让汪苏湘绷紧神经,一天排查了30多家企业。

“河长不是冠名,而是意味着责任。”镇级河长汪苏湘坦言压力,门前的梁溪河是无锡人的母亲河,也是直通太湖的河道。如今,公示牌升级换装,新增了河长职责、水质目标等内容,亮黄色的监督电话尤为显眼。今年上半年一次水质异常,就让汪苏湘绷紧神经,一天排查了30多家企业。

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吴文庆介绍,目前太湖流域河长会议、信息共享、信息报送、督导检查、考核激励等机制基本建立,率先全面建立河长制体系。

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吴文庆介绍,目前太湖流域河长会议、信息共享、信息报送、督导检查、考核激励等机制基本建立,率先全面建立河长制体系。

一河一策治水 精准抓药开方

一河一策治水 精准抓药开方

太湖治理有多难?这里河流密如蛛网,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599条,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127个,哪条河哪个湖不达标,都可能影响太湖水。治水千头万绪,河长怎么干?

太湖治理有多难?这里河流密如蛛网,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599条,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127个,哪条河哪个湖不达标,都可能影响太湖水。治水千头万绪,河长怎么干?

问题导向,“一河一策”。新一轮治水突出精准。今年6月1日,太湖局印发流域“一河一策”编制指南,提供技术指导。上海市对1864条段中小河道分类施策,提出今年底全部消除黑臭。江苏省启动生态河湖行动计划,以水质改善为核心,以氮磷控制为主攻方向,精准治太。浙江省大到干流,小到百米河段,编制11720个“一河一策”方案,全面打响剿灭劣Ⅴ类水攻坚战。

问题导向,“一河一策”。新一轮治水突出精准。今年6月1日,太湖局印发流域“一河一策”编制指南,提供技术指导。上海市对1864条段中小河道分类施策,提出今年底全部消除黑臭。江苏省启动生态河湖行动计划,以水质改善为核心,以氮磷控制为主攻方向,精准治太。浙江省大到干流,小到百米河段,编制11720个“一河一策”方案,全面打响剿灭劣Ⅴ类水攻坚战。

水岸同治,综合发力。无锡滨湖区,在岸上向黑臭河道“全面开火”,关停化工企业76家,建立核心保护区;在水里,疏通河道,保洁员上岗,“整条河道像是清了肠,水质比以前干净多了。”居民李良成说。

水岸同治,综合发力。无锡滨湖区,在岸上向黑臭河道“全面开火”,关停化工企业76家,建立核心保护区;在水里,疏通河道,保洁员上岗,“整条河道像是清了肠,水质比以前干净多了。”居民李良成说。

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浙江绍兴市柯桥区的东小江,两岸印染业集聚,一度成为黑臭河。铁腕治污,考验河长决心。去年以来,100多家企业刚性整治,“中国轻纺之都”腾笼换鸟,东方山水风情园、国际赛车场等新产业落户,变身“酷玩小镇”。华舍街道水利站站长、镇级河长孙水龙感叹:“河水变清了,河里有鱼了,儿时的河又回来了。”

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浙江绍兴市柯桥区的东小江,两岸印染业集聚,一度成为黑臭河。铁腕治污,考验河长决心。去年以来,100多家企业刚性整治,“中国轻纺之都”腾笼换鸟,东方山水风情园、国际赛车场等新产业落户,变身“酷玩小镇”。华舍街道水利站站长、镇级河长孙水龙感叹:“河水变清了,河里有鱼了,儿时的河又回来了。”

科学治水带来实效。一年整治,上海全部消除黑臭河道,治理中小河道1756公里。到10月底,浙江省县控以上考核断面消除劣Ⅴ类水,1.64万个劣Ⅴ类小微水体全部销号。

科学治水带来实效。一年整治,上海全部消除黑臭河道,治理中小河道1756公里。到10月底,浙江省县控以上考核断面消除劣Ⅴ类水,1.64万个劣Ⅴ类小微水体全部销号。

长效机制管水 守护河湖健康

长效机制管水 守护河湖健康

治水非一日之功,集中式治理之后,如何保障常态化治理,关键在长效机制。伴随太湖流域河长制深入推进,一批生态文明新机制应运而生。

治水非一日之功,集中式治理之后,如何保障常态化治理,关键在长效机制。伴随太湖流域河长制深入推进,一批生态文明新机制应运而生。

制度保障跟上。江浙沪相继通过地方法规,对河长制进行立法。江苏建立河长联席会议制度,稳定投入,省级财政每年安排4亿元,市县两级每年投入近2亿元,专项治河。上海梳理河长问题清单、责任清单、项目清单,将河长制任务实行全过程目标管理。

制度保障跟上。江浙沪相继通过地方法规,对河长制进行立法。江苏建立河长联席会议制度,稳定投入,省级财政每年安排4亿元,市县两级每年投入近2亿元,专项治河。上海梳理河长问题清单、责任清单、项目清单,将河长制任务实行全过程目标管理。

河长制带动全民治水。浙江涌现出一批企业河长、乡贤河长、河小二等民间河长,织密治水护水网络。江苏推广政府购买服务,97.7%的骨干河道落实保洁管护人员,48%的河段实行社会化管护。

河长制带动全民治水。浙江涌现出一批企业河长、乡贤河长、河小二等民间河长,织密治水护水网络。江苏推广政府购买服务,97.7%的骨干河道落实保洁管护人员,48%的河段实行社会化管护。

治水手段更科学。无锡梁溪河支流泰康浜,长得像“渔网”的石墨烯光催化网放在水里,只要有可见光,就可以帮助分解水中的有毒物质,让水体恢复自净能力。

治水手段更科学。无锡梁溪河支流泰康浜,长得像“渔网”的石墨烯光催化网放在水里,只要有可见光,就可以帮助分解水中的有毒物质,让水体恢复自净能力。

太湖生态治理还在路上。有专家表示,太湖藻型生存环境尚未根本改变,流域排污总量依然大于环境容量,治理任重道远。吴文庆认为,当前太湖流域治理处于关键节点,既要打好攻坚战,也要打好持久战。

太湖生态治理还在路上。有专家表示,太湖藻型生存环境尚未根本改变,流域排污总量依然大于环境容量,治理任重道远。吴文庆认为,当前太湖流域治理处于关键节点,既要打好攻坚战,也要打好持久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