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从目不识丁变作家,75岁学写作

作者:个人理财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04 23:46    浏览量:

图片 1

60岁学识字,75岁学写作,80岁学画画。到了82岁,她已写下近60万字,画了上百幅画,出版了5本书。

  编者按:一般来说,我们都是从幼年开始读书学习,接受教育。而在绥化有一个老人,六十多岁学认字,七十七岁开始,连续四年出了四本书。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可以说是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8日电(记者 上官云)满头银发,目光柔和而坚定,跟人见面“自来熟”……这就是82岁的姜淑梅,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网红作家”。

一头银发,笑意浮动,眼睛里散发出柔和慈善的光,讲话幽默风趣,还有一点出人意料的机智……在黑龙江省绥化市,“传奇奶奶”姜淑梅用自己精彩的后半生,实现了从“文盲”到“网红作家”的“逆袭”,让人们从这个“活到老、学到老”的普通老人身上,看到了人生难以预测的潜能,以及岁月和时代给予她的馈赠。

  六十多岁学习认字

她还有一个昵称叫“传奇奶奶”:经历过战乱,从小失学,60岁才学识字,75岁学写作,但目前已经出了5本书,每一本口碑都不错。如今还在锲而不舍学画画,憧憬着当画家。

1

  七十多岁开始出书

虽然姜淑梅年轻时过得不易,但旁人与她聊天感受不到苦难留下的丝毫痕迹。她热情、真诚地对待生活,话语之中,全是对现在的满足、对未来的期待和希望。

自写自画

  姜淑梅,已经82岁高龄的老人,耄耋之年,还能写字出书。《乱时候,穷时候》这本书,就是她在77岁时写出来的。

60岁学认字

6年出版5本书

  作家姜淑梅:多数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娘讲的,我爹讲的那些事,这个第一本书都是真事。

1937年,姜淑梅出生在山东省巨野县百时屯。

“俺家门前一棵桃,青枝绿叶梢儿摇。开的桃花一样大,结的桃儿有大小。大桃摘了集上卖,小桃树上风来摇……”这首民谣简洁易懂,富含哲理,正是姜淑梅从山东老家收集整理而来的,当地人称作“小唱”。

图片 2

姜淑梅(左)与女儿张爱玲合影。受访者供图

两个月前,姜淑梅的第5本书《拍手为歌》出版,那些过去的歌谣和民俗故事,都汇成时光的河流在书中流淌。“会的人越来越少了,得赶紧记下来”,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她乐呵呵地说,“这里头的插图都是俺自己画的”。

  大哥在外边上大学,来信说:“千万不要给小妹裹脚,不要扎耳朵眼,别叫小妹受那种委屈”娘听大哥的话,没给俺裹脚。别的小闺女六岁就裹脚了,再讲究点儿的人家,两三岁就把脚裹上。在巨野老家,裹脚布短的八尺,长的一丈二。裹脚,就是用裹脚布把大脚趾外的其余脚趾硬生生裹到脚底下,让他们一点点骨折,一辈子踩着脚趾头,用脚后跟走路。这段文字,就是姜淑梅老人年轻时的经历。

“我家出门往西走,有口井;往东走是个大坑。小时候,我娘怕我到处乱跑掉进坑里,就把我放在学校,我二哥在那个小学里当教员。”姜淑梅记得,学校里只有自己一个小女孩。

6年前的秋天,姜淑梅的处女作《乱时候,穷时候》出版。书中的一个个故事短小精悍,情节生动。有评论说,姜淑梅书写的是从民国到新中国的乡土家族史,也是一部被战乱、死亡和饥饿浸泡的民族血泪史。

  作家姜淑梅:裹脚,你们没经历过,还见过小脚的。完了改嫁,从前跟丈夫过一宿,丈夫死了也得守寡。

二哥觉得姜淑梅聪明,就给她撂下一本书,叫她自己看。后来全家人搬到巨野县城里,二哥把姜淑梅送到女子学校上二年级。可刚学了四个月,为了躲避战乱,教员们都走了,她就再没上过学。

“每个字都钉在纸上,每个字都戳到心里”,“质朴的乡间叙述,不用华丽,就已动人”……姜淑梅收获了不少“姜丝”——粉丝自称,她也成了“网红作家”。

  老人把大把的经历

后来,为了谋生,她跟丈夫来到东北,最终在黑龙江安家。生活不算特别富裕,但也算美满。

而在此之前,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太太说想学写作,就连家人都不信。

  写成了文字

变故在姜淑梅60岁那年发生了:相依为命的老伴在秦皇岛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她心里特别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如何排遣,“我闺女就叫我学认字,也好打发时间。”

姜淑梅回忆说,起初听说自己想跟着闺女学写作,向来沉默寡言的三哥笑得前仰后合。等书出版了,年过八旬的三哥流泪了,姜淑梅也激动得一宿没睡着。

  姜淑梅老人,1937年出生在山东省巨野县,她把大把的经历,真人真事,在晚年时期,都写成文字,她写作的语言并不华丽,却朴实生动,像是一部史书,记录着时代的变迁。第一本在2013年问世后,受到不少读者的青睐。后来又连续出了《苦菜花,甘蔗芽》、《长脖子女人》、《俺男人》三本书。

最初,姜淑梅学得不怎么上心,进展很慢,两年时间内唯一亮眼的“成绩”是给女儿张爱玲写了两封信。张爱玲是一位作家,彼时正在鲁迅文学院进修。

“老了老了,俺还红火了,跟辣椒似的。”姜淑梅说,她从小最羡慕的就是“文化人儿”,但原先想学习没条件。

  姜淑梅的女儿张爱玲:我娘现在有很多粉丝,她们管自己叫姜丝,我觉得我也是我娘的粉丝。

张爱玲接到信一看,字迹歪歪扭扭不说,还有简化字,“有阵子‘信’的简化字是一个单立人,一个‘文’字,后来就取消不用了。我娘给我的信里还有这个异体字。后来一问,才知道她跟服务员学的。”

1937年,姜淑梅出生在山东省巨野县。家境遭变,加上战乱,她白天做衣服,晚上纺棉花,根本没机会上学。后来为了糊口,一家人跟着乡亲“闯关东”。她和丈夫在黑龙江一家砖厂落脚,她做了半辈子临时工。等到老了,她又像“打补丁”一样给各个子女带孩子,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她的身上,中国传统女性的坚韧、奉献和任劳任怨,一样都不少。

图片 3

“我那时在秦皇岛处理老伴的事情,为了叫女儿放心,就想给她写信。”姜淑梅住在秦皇岛一家小旅店里,每天十块钱。她想到信里要写哪几句话,就去跟旅店服务员请教,然后照葫芦画瓢地抄到纸上,再反复练习。

写作的路一旦走通,姜淑梅的笔就像话匣子打开了。第二本《苦菜花,甘蔗芽》如同第一本书的姊妹篇,《长脖子的女人》收集了聊斋般的民间传说,《俺男人》记录了各种家族故事……

  而姜淑梅老人的经历也可以用“传奇”二字概括,因为没读过书的她,是从六十岁开始才一点点识字认字。因为那一年,她亲眼目睹了丈夫在车祸中去世,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从此悲痛写在了她的脸上。

“画画式”写字

很多人想象不到,这个“高产作家”从没有属于自己的书房。

  作家姜淑梅:我实在受不了,心里总难过,我女儿就跟我说,让我学认字吧,学认字吧,就好像给我分散精力。

时间又过了三年,姜淑梅渐渐从悲痛中走出来,才开始认真学认字。

在家里,姜淑梅坐客厅沙发上,把沙发靠背放平搁在腿上,再垫上一块毡子,她就开始“码字”。打印纸的背面、各类包装纸、小孩子的作业本、医院就诊手册……手边有啥就拿啥写,还有的书稿写在纸条上。

  姜淑梅的女儿张爱玲:我一直知道她喜欢有文化的人,对知识有一种崇拜。我们小的时候,她会问,这个字念什么,那个字念什么,所以在我爸爸去世之后,第一件事我就想,应该转移她的注意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学认字。

姜淑梅的生字本,从2012年后使用。受访者供图

这样的“伏案”写作,在当代“网红作家”里是别具一格的。

  因为想念女儿

她一边给小女儿带孩子,一边看小孩的识字课本,但这样的学习速度太慢了。姜淑梅很快琢磨出一个好主意,“我编歌词,编完了叫孩子给我写下来,我照着描下来,然后一个个字连起来念熟。”

2

  老人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写信上

因为这,有人调侃姜淑梅写字是一个个“画”出来的。她乐呵呵地承认,“我就认这个字的横线、竖线,堆在一起就是个字。有时笔画顺序也记不住,就是画来画去。”

“女儿是我的老师”

  即便渴望知识,可老伴儿的突然离世,一时无法从悲伤中走出,也无心学习。后来,女儿张爱玲在北京学习深造,那时的手机还没普及,姜奶奶想念女儿又联系不上,于是她就试着给女儿写信。

有时候,特别复杂的字一时半会“画”也画不好。张爱玲说,“我娘当过居民组组长,当时无职业的人结婚登记需要组长先签字,我娘的名字很复杂,怎么也写不到一块,后来只能花钱刻个章,再签名时就盖章。”

为何活到60岁又开始识字?

  作家姜淑梅:问几个字,叫人家写几个字,我回家就练,练好了再往信纸上写,就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问了二十多个人写了一封信。

姜淑梅学认字渐渐上了瘾,谁都是她的老师:走在大街上,看到牌匾、站牌,觉得上面的字儿眼熟、常看见,便问身边人怎么念,人家教了,她就记在心里,回去反复练习。

姜淑梅说,1996年9月,老伴儿在一场车祸中意外去世,她一下子变得郁郁寡欢。担心母亲一蹶不振,女儿张爱玲想了个办法开导她:“娘,你学认字吧。”

图片 4

76岁出版第一部作品

没想到,同年12月,在北京进修的张爱玲收到了母亲写的第一封信。这封信,是姜淑梅问别人学几个字就写下几个、一连写了一个多月才写完的。

  那段日子,姜奶奶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学字写信上,也是从那时开始,她养成了学习的好习惯。在帮小女儿带孩子期间,小人书、电视字幕、广告牌都成了她学字、认字的工具,从简单的字开始,只要有不认识的就问身边的孩子。

认识的字多了,姜淑梅的“野心”越来越大。她开始读书看报,和女儿张爱玲搬到一起住后,也想讲讲自己的故事,给身为作家的女儿提供点写作素材。

张爱玲回忆说:“娘不懂笔画,她不是写字,而是把每个字都当成一幅画,画出来的。”

  作家姜淑梅:有的时候,孩子不在跟前,我不认识人家我就说先别走,这个是啥字。

姜淑梅本打算自己口述,让张爱玲执笔,结果被一口回绝了,“她让我自己写。我心想我一个文盲怎么写?我要能写还找你干啥?”

为了识字,姜淑梅摸索出一些诀窍。她自己编歌词,让孩子们写在纸上,她照着一遍一遍地念。时间长了,自己编的歌会唱了,她也把字记住了。

  在女儿的鼓励下

姜淑梅部分手稿内容。受访者供图

别人上街问路,姜淑梅上街“问字”。广告牌、宣传单、公交站,还有看电视和小人书,只要看到不认识的字,她就张口问。

  老人每天都在学习写字

老太太越想越生气:我写就我写,我要写我自己的事儿!

女儿张爱玲在绥化学院教书,也是一位作家。等妈妈认了不少字,女儿会把一些文学作品拿给她看。

  起初,姜奶奶认字是打算给孙子、孙女讲故事书,这一晃就是十几年,转眼孩子们也都长大了。到了她七十六岁时,女儿张爱玲提出建议,让母亲学习写字。

刚动笔时,姜淑梅不知道该从哪儿写起。在大学当写作老师的张爱玲就出主意,“我说娘你先写自己的故事,比如你一个山东人,怎么来东北的?当时得有购票证吧,就从这写起。”

“这个好看,有细节,真细。”姜淑梅赞不绝口,“我也有故事,我也要写。”

图片 5

多年前,姜淑梅去北京看望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的女儿时,曾蹭听了一节写作课,主讲人正是苏叔阳,她记住了“细节”两个字。姜淑梅说:“另外,也得写别人不知道的事儿,有意思的事儿,人家才爱看。”

那时,姜淑梅已经70多岁,手颤颤巍巍,写出来的字笔画横不横、竖不竖,像锯齿一样,一天时间一句话都写不下来。挠磨了三五天,姜淑梅就不想练了。

  作家姜淑梅:一只铅笔,一个橡皮,一个一面打印的那纸,我就干啥,写了蹭,蹭了写就那么的。

按照这个思路,姜淑梅相继又写了一个个到东北后的故事,她先写在纸上,张爱玲再负责在电脑上整理好。后来,有个作家偶然看到姜淑梅写的一部分故事,被深深地打动了,主动提出要帮忙投稿,最后顺利发表了。

“老人跟小孩一样,得靠哄。”张爱玲告诉她,“你写得挺好,我小时候学写字也这样,多练练就好了。”

  姜淑梅的女儿张爱玲:她开始学写字的时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那个手抖得厉害,写了三天,不写了,我不玩了。我就骗她,我说我小学刚上一年级的时候,也这样,比你哆嗦得还厉害呢,你写吧,写写手就好了。

收到人家寄来的3000多块钱稿费时,姜淑梅高兴得一夜没睡,“没想到我写的东西还能发表,我能发表文章了!”

也许是觉得时间宝贵,姜淑梅是个勤奋的学生。每天凌晨三四点,天还没亮,她就摸黑起床了。打开台灯,开始了一天的写作。除了吃饭、上厕所,她基本都在写,像入了迷似的,有时一天只睡4个小时。

图片 6

很快,姜淑梅又接到了出版社的邀约。76岁时,她的第一本书《乱时候,穷时候》出版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接连又出版了四本作品,还拿下了一系列奖项。

姜淑梅有一个笔记本已翻得毛了边,这是她的“生字本”,也是“字典”。“撅折”“褯子”“簪子”……里面塞满了各种口语、土话里的生僻字,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大的是张老师写的,小的是我‘照葫芦画瓢’画下来的。”姜淑梅说。

  在女儿的鼓励下,姜奶奶每天像画画一样照着描,就这样一笔一划的,越写越多,也越写越高兴,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在写字,她要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

“我娘第一本书出版后,我的学生问,姜奶奶会不会是‘一本书作家’?我说,那得看姜淑梅同学是不是足够努力了。”张爱玲开着玩笑,“然后,到现在已经出了5本书,看来还算勤奋。”

对于姜淑梅来说,写字,就是写故事。

  姜淑梅的女儿张爱玲:她第一个故事交给我的时候,我一看脑袋大得不得了,没有标题,没有标点,没有段落,密密麻麻的一个挨着一个,我当时跟她说,你写得挺好的。

姜淑梅的第二个书桌——沙发两边的硬靠垫。2013年11月手腕骨折,仍坚持写作。受访者供图

张爱玲告诉她:“娘,你就当对面有个人坐着听你讲,你就想你要怎么讲,人家才能听懂。”

  女儿把老人的手稿整理出来

从“文盲”到作家

“写自己经历过的、熟悉的,但是别人又不知道的事,就能写成独家和特色。”这也是姜淑梅的“写作秘密”。她笔下少有废话,总是直截了当,讲最有意思的故事,讲故事里最好玩的细节。

  被作家看中发到了读库期刊上

在姜淑梅的作品中,除了写自己的故事、家族故事,也写民间故事。当故事储备不够用时,她就找人聊天,采集资料,甚至跟女儿一起回到山东老家收集一些民间传说或者民谣,姜淑梅管这叫“上货”。

有一次,姜淑梅写了一篇关于“闯关东”的文章。拿给女儿看后,被评说“没细节,一篇得分三次讲,写成三篇故事。”她便翻来覆去,来来回回改了三遍。在讲“大宿舍”的故事里,“要是侧身睡会儿,再想平躺就难了,旁边的人早把这点地方占了”,她用寥寥数笔就把几十户人家躺在两张大通铺的情形勾勒了出来。

  女儿张爱玲用空余时间,一字一句地把姜奶奶写的手稿批改出来,然后敲成电子版,这一整理,发现母亲已经写了一万多字。张爱玲放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被一个作家看中,又发到了读库期刊上。

姜淑梅的第五本书、和尚未出版的第六本书都是这么“上货”上来的。她先把收集的故事写在废纸上,写完后给张爱玲看,张爱玲觉得缺内容,就打回去“补充采访”。姜淑梅再把补充的内容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最后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一是哄,二是教方法,三就是要严格要求。”张爱玲解释道,在她知道怎么写之后,就可以批评了,该重写就必须重写。

图片 7

“我娘性格开朗,走到哪儿跟人聊到哪儿:坐在小区门口,迎面走来一位拎着菜的阿姨,她就打招呼‘累了吗?坐这儿歇会?’,然后就问人家有什么故事。”张爱玲一边笑一边说,“人家要是不说,她就给人家讲自己的故事,慢慢把人家的故事‘套’出来。”

3

  作家姜淑梅:哎呀这把我高兴的,我一夜咋翻来覆去就睡不着觉了,我一个文盲写的东西还能发表文章,还给我邮了三千块钱稿费。

2016年初,姜淑梅在北京南锣鼓巷。受访者供图

好故事靠出门“上货”

  姜淑梅的女儿张爱玲:写得越来越多,特别是在读库发了处女作之后,被出版社注意,就开始一本接一本书写了。

因为出书、获奖、录制节目,姜淑梅曾几次来到北京。在北京,她跟女儿一起逛胡同,和四合院里的北京老大爷也能聊几句。当时,老大爷还提起电视里的“传奇奶奶”,姜淑梅哈哈大笑,“那就是我!”

这些故事源源不断,是从哪儿而来?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2015年,姜淑梅正式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一名会员。拿到会员证,她挺得意地跟女儿说,“瞧瞧,你出了三本书,我也出了三本书,你是作家,我也是作家了。”语气中是满满地自豪感。

姜淑梅说,有的是她在老家亲历的,有的是逃荒路上听来的,有的则是从邻居、乡亲那里“勾”出来的。等把自己的故事写完了,就得去“上货”。

  没有做不成的事

“出名后有啥不一样?脸上还是那么多褶子”

“人家说‘采访’‘采风’,我不是知识分子,就说‘上货’。我知道,山中有好货。”姜淑梅说。

  虽然82岁了,但姜奶奶的故事还没写完,她说打算一年出一本书,让更多人从她的笔下了解更多不知道的事。今年,她的第五本已经交稿,第六部也写到了七万多字。

接连不断地出书、上电视,姜淑梅这个“传奇奶奶”迅速在网上走红。她的作品没有华丽的辞藻,但其中蕴含的诚挚情感却打动了许多读者。尤其是《乱时候,穷时候》,有人形容为“每个字都戳到心里”。

她和女儿利用寒暑假回到山东老家,走访亲戚,找村子里的老人讲故事。有时候一个老人讲完了,还会介绍另一个老人讲,跟滚雪球似的,姜淑梅搜罗了不少“好货”。

图片 8

姜淑梅火了以后,记者们一窝蜂地来采访,也总爱问她一个问题“姜奶奶,你现在出名啦,觉得生活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她则认真地说,“我都照镜子啦!可脸上还是那么多褶子。”

录音笔、笔记本、笔,是姜淑梅的贴身三件套。火车上、扑克牌局,都是她“上货”的地方。她只要看到脑瓜儿聪明的、会说话的人,就问:“你会讲故事吧?给我讲个故事吧?”有时遇到不知咋讲的人,她就先讲一个,把人家的故事“勾”出来。

  作家姜淑梅:不怕起步晚,就怕寿命短,我想跟年轻人说,不怕起步晚,千万别偷懒,不是做不成就怕心不恒。

“我现在也学画画,第五本书的插图就是我自己画的。”学画画,现实生活是她最好的老师。姜淑梅会认真观察每一个人:怎么拿筷子、怎么打鼓……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学画挺困难,画人最难了。”

就这样,她的写作半径,从自己的故事拓展到乡村的故事,又拓展到别人家族的故事。

  姜淑梅老人的故事,启示我们,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同样像是一堂课,给我们鼓励,用她的例子告诉大家,学无止境,只要用心,没有做不成的事,愿每个人都有目标、有梦想,然后为之努力奋斗。

姜淑梅的第五本作品《拍手为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但有时,“上货”并不容易。有的故事不精彩,她就不写了。有的人讲得虽好,但不让发表。还有的老人自己愿意讲,但儿女们不干。

责任编辑:张建利

虽然今年已经82岁,但姜淑梅一点都不得闲: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学画画、写字,顺便练练毛笔字,“早晨出去打会儿扑克,不是为了玩:我怕自己老待在家里不见人,得了老年痴呆咋办?身体健康最重要,是不是?”

“上货”过程中,姜淑梅有一种“危机感”。有一次,一个邻居老太太特别会讲故事,可等她过了几个月再去核实,怎么敲门都没应答,“人没了”。

关键字 : 作家老人

“你要问我以后怎么过,那我说我有三把扇子:第一是写作,第二是画画,第三是书法。”姜淑梅的话里,都是对生活最质朴真实的热爱和向往,“我就用这三把扇子,把日子的火苗扇得又高又亮。起码,得照亮自己的后半生吧!”

把一沓沓手稿变成铅字,女儿是她的“第一编辑”。刚开始,姜淑梅写的没标点、没题目、没段落,这“三无产品”让人头大。张爱玲便边把文稿敲进电脑,边让母亲坐在一旁,和母亲一一核实,随时修改。

我要反馈

她说,自己还梦想当画家,也梦想当书法家,“别管做到做不到,我反正是天天用心又用功。”(完)

给母亲当编辑,张爱玲坚持一个原则,就是“原汁原味”,她所做的工作最多的就是改错别字和病句,删掉多余的话。

图片 9

“娘写的故事,像刚出土的瓷器,可以去尘,但不能用力过猛,稍微把握不好力道,就容易碎了。”张爱玲说。

新浪新闻公众号

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不怕起步晚,就怕人偷懒”

相关新闻

有一天,张爱玲一进门,姜淑梅就说:“你跪下。”

加载中

“我犯啥错了,娘?”张爱玲心头一紧。

点击加载更多

“我说跪下你就跪下,别冲着我,侧着跪。”老人坚决地说。

推荐新闻

  • 【新闻】 代表:建议符合条件醉驾案件可不起诉
  • 军事】 中国军费预算将增长8.1% 达11070亿元
  • 财经】 房产税焦虑症将在5年内被普遍接受
  • 体育】 英超-拉什福德梅开二度 曼联2-1利物浦
  • 娱乐】 帕托表白迪丽热巴:中国最美的人之一
  • 科技】 消费者拼多多网购榨汁机竟只收到数据...
  • 教育】 校园暴力如何遏制?人大代表来“支招...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 01 卡塔尔赛樊振东横扫巴西黑马登顶 成赛事双冠王
  • 02 巴萨官宣签解放者杯MVP 总价3900万欧元今夏加盟
  • 03 文在寅被外国电视台当作杀保姆嫌犯 韩国炸锅(图)
  • 04 男子发布“让日本再屠杀南京”言论 被警方刑拘
  • 05 英超-奥巴梅扬姆希塔良进球 阿森纳3-0终结3连败

  • 01 中超-巴坎布首球韦世豪世界波 国安2-1客胜苏宁

  • 02 常林12+10北京97-72淘汰上海 1/4决赛将战辽宁
  • 03 英超-拉什福德梅开二度 曼联2-1利物浦力夺3连胜
  • 04 女乘客回应怼男子高铁吃泡面:孩子过敏 沟通未果
  • 05 J马辟谣:我未与恒大解约 他们期待我再次参赛

张爱玲刚一跪下,姜淑梅就乐了起来:“我说咋总画不对,这回明白了。”原来,姜淑梅在学画画,她用的笨办法就是照着实物“临摹”。

图片故事

  • 图片 10 身为中产家庭是怎样一种体验?
  • 图片 11 我是电影“造梦师”
  • 图片 12 血染的风采:建国后我军打过哪些大仗?
  • 图片 13 新浪图片《政面》27期:马克龙获赠母鸡 赠者只为总统每早吃鸡蛋

蜡笔、铅笔、水彩、墨汁,想用什么就拿什么。她画的多是民俗画,有的画还把书里的故事讲了出来,色彩鲜艳,很是有趣。

图片新闻

图片 14 顽皮鲸鲨潜伏游艇下近一个小时 安静“观察”游客

图片 15 女教师寒假自驾1400公里去家访

图片 16 征集:用镜头发现身边不凡

图片 17 出鞘:窘境中的英国海军如何闯南海

视频新闻 秒拍精选

图片 18 女孩和病重爷爷拍婚纱照:要让他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

图片 19 472公斤!《权力的游戏》演员打破硬拉世界纪录

图片 20 53岁男子痛殴14岁少年 网友知道真相后却点赞

图片 21 女护士下班途中救人遭劝阻 淡定回应:必须要这么做

图片 22 周杰伦巴黎变魔术

图片 23 老妈电话套路来袭

图片 24 不想起床的你

图片 25 这7个方法能瘦腰

最近两个月,姜淑梅又拿起了毛笔,开始练书法。因为她曾“夸下海口”:“等我老了的时候,要成为四个‘家’——作家、画家、书法家、老人家。”

热点博客

  • 传统廉价老药咋从市场上消失了
  • 高铁吃泡面被狂骂:你说话的样子真丑
  • 为什么只有女人节,没有男人节?
  • 要想优雅自信?这5本书给你!
  • 剪辑移花接木?《这就是街舞》在想啥
  • 大学毕业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怎么办?
  • 在菲律宾海关,我逃过了一场敲诈

“不怕起步晚,就怕寿命短,千万别偷懒。”姜淑梅从没把写作、画画当成负担,而是“乐子”。

新媒体实验室

  • 图片 26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住哪儿?
  • 图片 27 通过率低于20%的试炼,敢来吗?
  • 图片 28 测测你的2017新闻指数有多高
  • 图片 29 特朗普说过的“中国话”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简介 | 广告服务 | About Sina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娘操劳一辈子,其实是个典型的传统妇女。以前,她的天地很小,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整天围着锅台转’。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她不再拘泥于生活小事,开始为自己活。学认字,帮她推开一个看世界的窗口。学写作以后,这个窗口更大了,世界也向她走来了。”张爱玲说。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

如今,每次接受采访或者参加活动,母女两人都穿旗袍,不同季节选择不同材质和花色,母女俩总被人夸“太好看了”。一次,一位英国作家对姜淑梅说:“你不是文盲,你是女王。”

同样身为作家,张爱玲深感时代赋予娘的机会。

以往作品传播靠文学期刊、杂志、报纸,作品发表也有一定门槛,把一些文学爱好者挡在了门外。

“娘最初的习作就是由我贴到博客上,得到了多位作家朋友的认可,才有机会出书。”张爱玲说,近些年,不少像娘一样的草根作家都受益于网络,甚至掀起一阵民间述史热。

有人说,她写的故事复活了艰苦岁月,让人看了揪心。姜淑梅说:“看俺的书,不要哭,不要流泪。事都过去了,要是没有这么多苦难,俺也写不出这些书。写以前的苦,是为了让年轻人珍惜现在的甜。”

“她在打捞历史,”张爱玲说,“但她不知道,她感兴趣的只是故事。”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