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狮贵宾会已并网发电,国电投山DongFeng电项目无征收土地手续建设四年

作者:个人理财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18 09:40    浏览量:

> 今年4月,国电投高调宣布其在岚县河口的风电项目顺利建成,并网发电。然而,包括岚县的另两处风电项目——大唐阎家背项目和龙源风电项目,他们都没有占地手续,其中大唐的项目也已于今年7月建成投产。 国电投山西风电项目建设完工 已并网发电 今年2月16日,山西省吕梁市举行“冬季行动吕梁项目推进签约仪式”,岚县县委书记高奇英亲自参加,岚县宣布“再次签下高达131亿元的风电项目大单”,实现了招商引资“猴年开门红”,其中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在已有两处“岚县风电项目”基础上再加一处,成为在这一贫困县投资多的央企。 今年4月,国电投高调宣布其在岚县河口的风电项目顺利建成,并网发电。此外,岚县的另两处风电项目——大唐阎家背项目和龙源风电项目也同样没有占地手续,其中大唐的项目也已于今年7月建成投产。 根据山西省水利厅批复的中电投王狮风电场一期工程水土保持方案描述,王狮项目一期工程总占地需要33公顷,其中临时占地20多公顷。施工时的渣土石块占压到村民林地,一片狼籍。部分被占地村民将各自被占亩数列成单子,可以看出多为林地。据村民自述和其后在普明镇向镇长冯永青求证,该处占地迄今尚无任何依据,也没有补偿。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政策法规处处长赵某说,类似国电投风电项目占地的这一类“单选项目用地”,需要在征地之前有“告知、组织听证”,省政府常务会通过用地方案、国土厅盖章,表示项目用地获得批准。批准用地后,地方政府部门发布征地公告、征地补偿公告,并受理权属变更登记,对被占地方补偿到位,征地完成,工程才能开工。 在岚县河口、普明、大蛇头三个乡镇采访到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三处风电场和升压站建设项目,均未进行上述任何一项程序,即,既没有告知、听证,也没有获得批准占地,也没有经过公告、依法补偿。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岚县风电项目负责人齐博表示,除了王狮项目有部分补偿没有完全到位,河口、顺会项目对农民的补偿都是已经做了的。但在大蛇头乡王堡村、河口乡岭上、小前岭等村调查到的情况是,这些“补偿”是由各地乡政府出面和农民谈判、给钱,农民取钱、签字后,既未办理土地权属证件的变更,也无土地出让和补偿合同。吕梁当地一位律师说,这不符合征地补偿程序,不受法律保护。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上述项目都被列为“山西省重点工程”,并且取得了选址意见书、土地预审批批复和山西省发改委的项目核准批复,但土地预审批批复明确载明:项目建设用地未经批准,不得占地开工建设。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审批管理处副处长曹某说,他收到本报采访函后特意查阅了本处相关文件,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大唐在岚县的风电项目,至采访时无一处获准占地批复,建审处甚至连报件都还没有接到。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项目不仅都已开工建设,而且有的已经建成投产。 岚县国土资源局建设用地审批管理股牛某说,土地部门知道这些项目并无土地手续,而且都下过要求停工、要求接受处罚通知书。要求举例说一下罚款金额是多少,牛股长回答:几万元——按每平方米10元处罚,一个项目24个风电杆基座,几千平方米,就罚几万元。 实际占地几十公顷为什么不罚?要求停工但三年没有停,且已经建成是为什么?牛股长微笑着,没有回答。 齐博对这一情况表示无奈,他说,发改委核准项目后,规定在两年内必须开工,否则就要重新走核准程序。但在办理土地手续时,他们发现既定方案和岚县总规不符,需要调整规划;办理过程中因人事调整进程受到影响。他们为完成工程进度,只能违法开工。 山西省重点工程办公室设置了“重点工程进度排名”制度,吕梁市发改委下发有“六位一体”的“重点项目进度月报”表,工程项目调度推进会每月召开一次。岚县在今年3月召开的县委工作会议,会议相关文件显示,县委书记高奇英特别强调要“推动河口、王狮、阎家背三个风电项目并网发电”。6月16日,岚县召开政法工作会议,会议纪录显示,县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各乡镇负责人、副股级以上政法干警200多人参会,会议要求政法人员“尤其是对县重点项目工作的推进,政法干警要保驾护航,坚决打击阻拦工程等违法行为。” 普明镇马家掌村王旭平的土地就在上述风电项目范围内,王旭平与用地方发生纠纷。此后,公安机关以“阻工”对王旭平实施行政拘留。 一个可以补充的背景是:岚县一直是吕梁市13县市区中排名倒数第二的贫困县,2015年财政收入4亿元,今年可能不足4亿。高奇英是在上一任县委书记2015年被去职之后的新任书记。 根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政策法规处和建设用地审批管理处的介绍,土地审批并不只是一个批文那样简单,其审批程序设定的前置条件和执行要求包含众多对个人权益和公共利益的保障。但目前,国电投岚县风电项目实施中仅是王旭平等个人权益受损者在主张权利,同样受损的许多重大公共利益缺乏维护人,包括:表土剥离、填埋占压区清理恢复等,这些工作并未按要求进行,也尚无水利等相关部门督促。岚县国土资源局建设用地审批管理股牛股长承认,有的地表开工、乱石翻滚的地方尚未得到清理。 原标题:国电投山西风电项目无征地手续建设三年 已并网发电

本报记者 李旭东 报道  今年2月16日,山西省吕梁市举行“冬季行动吕梁项目推进签约仪式”,岚县县委书记高奇英亲自参加,岚县宣布“再次签下高达131亿元的风电项目大单”,实现了招商引资“猴年开门红”,其中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在已有两处“岚县风电项目”基础上再加一处,成为在这一国家级贫困县投资最多的央企。今年4月,国电投高调宣布其在岚县河口的风电项目顺利建成,并网发电。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于10月9日、10日采访发现,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在岚县的河口、王狮、顺会三个项目的土地使用手续截至记者采访时均尚未取得。此外,岚县的另两处风电项目——大唐阎家背项目和龙源风电项目也同样没有占地手续,其中大唐的项目也已于今年7月建成投产。  根据山西省水利厅批复的中电投(国电投原称)王狮风电场一期工程水土保持方案描述,王狮项目一期工程总占地需要33公顷,其中临时占地20多公顷。《中国经营报》记者9月30日在王狮项目位于岚县普明镇的一处工地看到,施工时的渣土石块占压到村民林地,一片狼籍。部分被占地村民将各自被占亩数列成单子递给记者,多为林地。据村民自述和其后本报记者在普明镇向镇长冯永青求证,该处占地迄今尚无任何依据,也没有补偿。  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政策法规处处长赵某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类似国电投风电项目占地的这一类“单选项目用地”,需要在征地之前有“告知、组织听证(或被征地方出具放弃听证证明)”,省政府常务会通过用地方案、国土厅盖章,表示项目用地获得批准。批准用地后,地方政府部门发布征地公告、征地补偿公告,并受理权属变更登记,对被占地方补偿到位,征地完成,工程才能开工。  而记者在岚县河口、普明、大蛇头三个乡镇采访到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三处风电场和升压站建设项目,均未进行上述任何一项程序,即,既没有告知、听证,也没有获得批准占地,也没有经过公告、依法补偿。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岚县采访到了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岚县风电项目负责人齐博。齐博表示,除了王狮项目有部分补偿没有完全到位,河口、顺会项目对农民的补偿都是已经做了的。但记者在大蛇头乡王堡村、河口乡岭上、小前岭等村调查到的情况是,这些“补偿”是由各地乡政府出面和农民谈判、给钱,农民取钱、签字后,既未办理土地权属证件的变更,也无土地出让和补偿合同。吕梁当地一位律师告诉记者,这不符合征地补偿程序,不受法律保护。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上述项目都被列为“山西省重点工程”,并且取得了选址意见书、土地预审批批复和山西省发改委的项目核准批复,但土地预审批批复明确载明:项目建设用地未经批准,不得占地开工建设。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审批管理处副处长曹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收到本报采访函后特意查阅了本处相关文件,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大唐在岚县的风电项目,至采访时无一处获准占地批复,建审处甚至连报件都还没有接到。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项目不仅都已开工建设,而且有的已经建成投产。  岚县国土资源局建设用地审批管理股牛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土地部门知道这些项目并无土地手续,而且都下过要求停工、要求接受处罚通知书。记者要求举例说一下罚款金额是多少,牛股长回答:几万元——按每平方米10元处罚,一个项目24个风电杆基座,几千平方米,就罚几万元。  实际占地几十公顷为什么不罚?要求停工但三年没有停,且已经建成是为什么?牛股长微笑着,没有回答。  齐博对这一情况表示无奈,他告诉记者,发改委核准项目后,规定在两年内必须开工,否则就要重新走核准程序。但在办理土地手续时,他们发现既定方案和岚县总规不符,需要调整规划;办理过程中因人事调整进程受到影响。他们为完成工程进度,只能违法开工。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吕梁采访到,山西省重点工程办公室设置了“重点工程进度排名”制度,吕梁市发改委下发有“六位一体”的“重点项目进度月报”表,工程项目调度推进会每月召开一次。岚县在今年3月召开的县委工作会议,会议相关文件显示,县委书记高奇英特别强调要“推动河口、王狮、阎家背三个风电项目并网发电”。6月16日,岚县召开政法工作会议,会议纪录显示,县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各乡镇负责人、副股级以上政法干警200多人参会,会议要求政法人员“尤其是对县重点项目工作的推进,政法干警要保驾护航,坚决打击阻拦工程等违法行为。”  普明镇马家掌村王旭平的土地就在上述风电项目范围内,王旭平与用地方发生纠纷。此后,公安机关以“阻工”对王旭平实施行政拘留。  一个可以补充的背景是:岚县一直是吕梁市13县市区中排名倒数第二的贫困县,2015年财政收入4亿元,今年可能不足4亿。高奇英是在上一任县委书记2015年被去职之后的新任书记。  根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政策法规处和建设用地审批管理处的介绍,土地审批并不只是一个批文那样简单,其审批程序设定的前置条件和执行要求包含众多对个人权益和公共利益的保障。但目前,《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国电投岚县风电项目实施中仅是王旭平等个人权益受损者在主张权利,同样受损的许多重大公共利益缺乏维护人,包括:表土剥离、填埋占压区清理恢复等,记者看到,这些工作并未按要求进行,也尚无水利等相关部门督促。岚县国土资源局建设用地审批管理股牛股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有的地表开工、乱石翻滚的地方尚未得到清理。

“截至1月20日,我们累计发电1052万度,其中上网电量达到1038万度,而这个电量仅仅是我们从去年12月10日并网发电以来,整个200兆瓦项目一半太阳能光伏板的发电量,也就是说10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板40天发了1000多万度电。”1月21日,在位于榆神工业园的陕西单体最大的光伏发电场内,中国风电榆林协合生态新能源有限公司项目现场负责人姚福全介绍。

记者从国家电网榆林市供电公司了解到,跟榆林直接相关的三条特高压线路已经开工建设或进入规划设计阶段。其中,宁东至浙江的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变线路榆林段已于去年10月16日举行了首基浇筑仪式,线路从宁东至定边进入延安的吴起、安塞等县区;榆横至潍坊的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线路工程核准前手续办理完毕,将于2月15日正式开工建设,陕北至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变线路工程前期工作按计划推进,将在神木、府谷境内选址。

华能定边狼尔沟分散式示范项目成为国内第一个分散式示范风电场,运行情况良好,并在全国推广,分散式风电开发实现了由示范性向规模化发展的转变。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建设也有了突破性进展,神木锦界工业区分散式光伏示范区已上报省发改委,规划总容量达25万千瓦。陕西省首个“风光互补”光伏电站——华能靖边龙洲风电场30兆瓦“风光互补”光伏发电一期工程顺利实现并网发电。该工程有力地促进了靖边县低碳环保产业的发展,加快了能源结构的调整升级。

延安新能源项目在建项目两个,分别是国电吴起49.5兆瓦风电项目、黄龙49.5兆瓦风力发电项目,预计2015年建成,可实现装机100兆瓦,投资约8.6亿元。拟建项目有远景延长雷赤100兆瓦低风速无人值守示范风电项目、大唐安塞榆树湾49.5兆瓦风电项目(大唐安塞100兆瓦风电二期项目)等7个,目前正在开展前期工作,预计2016年底全部建成,拟装机470兆瓦,估算投资44.9亿元。到2020年,延安市力争实现新能源新增装机容量3000兆瓦。

根据榆神工业园光伏产业办工作人员介绍,未来的几年内,该园区将规划建设1200兆瓦的光伏发电项目,其中中电投陕西黄河能源有限公司200兆瓦、中国风电集团东投能源有限公司100兆瓦、上海航天榆林太科光伏电力有限公司50兆瓦已经进入备案建设阶段。

而陕北新能源的快速发展,对于陕西省其他地区的新能源发展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的样板。

美狮贵宾会 1

“榆林近年来一直大力发展煤电、新能源项目,就是要改变榆林过去单纯挖煤卖资源老做法,建立坑口电厂,改卖煤为卖电,使资源最大限度地发挥效益,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电网建设,目前这几条大的电网通道已陆续进入建设和规划阶段,这些电力通道将会捆绑搭载新能源送出。”左长齐说。

“土地是新能源项目发展的一个关键症结,一个50兆瓦的风电项目,包括道路在内真正的占地大概在180亩左右,作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城市建设、重大化工项目建设等各方面都需要用地,比如说定边新能源项目众多,就是把所有的土地建设指标用上都不够。”左长齐说,“为了不增加企业负担和用地指标,我们把风电项目道路和乡村生产道路结合起来,在解决农民出行的同时减少企业征地,另外尽可能地将风机布置在道路旁。在用地指标上,除了项目永久性建设征地,其他用地则由征用改为租用,这样就减少了项目征地,大大降低了企业的成本。”

陕北新能源“异军突起”

此外,清涧二十里铺乡康家疙瘩村350千瓦农业光伏发电项目也开工建设,电站建成后由村委会运营管理,电费收入将用于当地扶贫开发事业。该项目是陕西省贯彻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关于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的第一个光伏扶贫示范项目,对全省探索扶贫开发新路具有积极的示范效应。

“从目前来看,榆林今年建成的新能源项目将会更多,我们从核准时间上进一步缩短了新能源项目的建设期,从征地、环评等环节的时间上都大大提前了,例如50兆瓦的光伏项目干快一点4个月就可以实现并网发电,加上省上和国家原来核准备案的项目,今年新能源项目建成量不只是翻一番。”左长齐说。

延安新能源项目尽管没有榆林的点多面广,但也实现了突破。目前延安已建成新能源项目3个,分别有大唐安塞王家湾49.5兆瓦风电项目(大唐安塞100兆瓦风电一期项目)、黄龙10兆瓦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延安经开区10兆瓦屋顶光伏发电项目,共实现装机70兆瓦,完成投资6.3亿元。

在各类项目审批中,新能源项目获得审批的难度最低。在省发改委从2010年至2014年五年的项目核准批复中,新能源项目几乎占据一半左右的席位。而陕北各县区也积极编制新能源发展规划,助力新能源项目发展。在风能大县靖边县,政府各部门采取联席审批、特事特办的方式为新能源企业提供便利。榆神工业区设立专门的光伏办,从项目招商、审批、征地、入网等多个环节进行协调,促进项目落地投运。

如今,在榆林北部绵延的风沙草滩区,一片片多晶硅太阳能发电板汇聚成的“蓝色海洋”宏伟而壮观。在几百公里长的榆林、延安两地长城走廊内外,一台台耸立的白色风机正扎成一个大大的“风口袋”,源源不断地将清洁干净的风能转化为电能。新能源项目已经成为陕北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

而该项目仅仅是榆林众多风电、光伏发电项目之一。在2月7日举行的“盘点2014年榆林发展新亮点”采访座谈会上,榆林市委常委、副市长李春临介绍,从2010年陕西首个开工建设的风电项目靖边鲁能风电场以及陕西省首个投入运行的国电定边繁食沟风电场算起,截至2014年底,榆林共建成新能源项目32个,完成并网装机158万千瓦,其中:风力发电项目24个,建成规模120万千瓦;光伏发电项目建成8个,建成规模38万千瓦。2014年度,榆林新能源共完成投资70.1亿元,完成发电量22.4亿度。

陕北新能源发展成为全省样板

榆神工业园区、定边光伏产业园区“园区式”的光伏发展思路为全省其他新能源项目提供了土地统征、项目抱团上网的实践经验。2014年1月,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公布创建新能源示范城市名单的通知》,榆林成功被列入到创建名单中。目前榆林正在积极推行新能源示范城市发展规划实施方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除了建设上的环节,由于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被业界视为“垃圾电”,很多新能源项目入网的难题一直都存在。

“可以说,这几年榆林新能源的发展非常热,华能、中电、国电等好多大的企业和集团争先进入榆林开发风电和光电,这种热度就像过去几年的煤,大家抢着来开发。”榆林市发改委副主任左长齐说,“具体表现就是新能源项目单体的不断扩大,例如太阳能光伏产业园区,从最早陕西光伏靖边九里滩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到陕西电子集团定边光伏产业园区100兆瓦项目再到中国风电榆神工业园区2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项目规模在不断扩大,而且这种单体最大的项目仍在不断突破。很多风电项目也不断从1期、2期、3期逐渐扩大、铺开。在地域上,风电以及光电也从最早的定、靖两个县扩展到横山、神木、榆阳、府谷等县区。投资的主体也实现由国企到民企多种企业参与开发的态势。”

陕北新能源项目的快速发展,源于各级政府和企业对于新能源项目的大力支持。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风能、太阳能,为陕北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可靠的保证,同时也成为大自然给陕北的又一份神奇馈赠。

对于解决新能源接入问题,作为国家电网建设主体的国家电网榆林供电公司以及陕西省地方电力集团都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在新能源接入上,公司正积极建设大保当330千伏变电站以及定边300千伏变电站,并对接入的新能源项目委派专人负责电网接入环节。在电力外送上,实现新能源电力全部接纳,达到零弃电,将火电作为调节电。”国家电网榆林市供电公司宣传外联部主任杨秋生说。而作为榆林地方供电主力军之一的陕西地方电力集团也先后多次积极接纳中小新能源项目电力入网,提高新能源电力的就近使用和转化率。

政企合力破解建设、并网难题

内容摘要: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资源的大规模开发与转化,曾经的穷陕北开始变为富陕北。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近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资源的大规模开发与转化,曾经的穷陕北开始变为富陕北。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近几年,陕北未雨绸缪,在加大对传统能源资源开发转化力度的同时,利用丰富的风力和光照资源,大力发展风电和光伏发电,积极抢占新能源高地。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