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支持发行永续债,央行票据互换并非中国版QE

作者:银行业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3-08 04:08    浏览量:

2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是补充资本金的一种渠道。

支持商业银行通过永续债补充资本金(权威发布)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强调——央行票据互换并非中国版QE

潘功胜介绍说,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银行做生意也要“本钱”,资本金是银行经营的基础。银行资本补充,按资本来源渠道划分,可分为内源性与外源性两大渠道。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的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主要有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推出永续债有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增强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同时也有利于丰富我国债券市场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

图片 1

据了解,永续债在国际上已经是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常用工具,具有比较成熟的模式。2016年到2018年,全球市场发行永续债的规模大约在1000亿美元。此前,中国的银行资本补充中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已经常态化,但一直没有使用永续债。今年1月25日,中国银行成功发行首单银行永续债,一次性完成400亿元上限发行,实现2倍以上认购,发行利率处于预测发行区间的下限,获得市场的充分认可。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支持商业银行通过永续债补充资本金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1月25日,首单永续债顺利发行,中国银行一次性完成400亿元上限发行,实现2倍以上认购,发行利率处于预测发行区间的下限,获得市场的充分认可。

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永续债正是银行补充资本的较好渠道。推动永续债发行意义匪浅。为了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央行还创设了CBS。值得注意的是,CBS是“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吞吐,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

潘功胜表示,此次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在中国引入银行永续债,既可以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又可以深化和丰富债券市场的产品序列。

在2月19日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例行政策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介绍说,其他一些银行也在积极准备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人民银行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永续债的政策框架,拓宽投资者范围、简化发行审批程序、尽快明确永续债税收政策、提升永续债流动性,继续推动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央行票据互换。”2月19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强调,央行票据互换是央行与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之间开展的一种债券互换交易,是“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吞吐,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并非中国版QE。

从银行业角度出发,有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虽然中国银行业资本较为充裕,结构上以核心一级资本为主,资本质量较高,但随着近年来银行业发展速度的加快,目前部分银行面临资本约束,加上监管标准的趋严和提高以及一些影子银行业务回表仍需要补充资本,这些因素对商业银行动态补充资本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推出永续债有利于拓宽商业银行其他一级资本补充渠道,同时,由于中国银行业的资本结构中核心一级资本约占80%,推出永续债也有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增强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

对于我国商业银行来说,永续债是一个新型的补充资本渠道。潘功胜说,近年来我国银行业发展速度较快,部分银行面临资本约束,加上监管标准的趋严和提高,这些因素都对商业银行动态补充资本提出了更高要求。

1月25日,我国首单由中国银行发行的永续债受到了市场投资者的普遍欢迎,其他一些银行也在积极准备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潘功胜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永续债的政策框架,继续推动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提升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从债券市场出发,有利于丰富债券市场品种结构。中国债券市场发展速度较快,目前债券市场余额为86万亿元,排在全球第三位,中国债券市场的产品序列也较丰富。推出商业银行永续债,有利于丰富中国债券市场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也有利于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完善。

潘功胜介绍说,银行资本补充可分为内源性与外源性两大渠道。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的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主要有上市融资,发行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我国的银行资本补充中,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已经常态化,但此前没有使用永续债。

首次CBS操作即将进行

通过永续债的形式补充中国银行业的资本,在中国刚刚开始进入实践阶段,市场接受和市场培育需要政策支持。央行的票据互换,就是支持性政策之一,是央行与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之间开展的一种债券互换交易。

目前在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结构中,核心一级资本为主体,占比达到77%—78%。2018年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03%,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58%,整体资本充足率是14.20%,较上年末上升0.55个百分点,总体的资本质量比较高。

“很快我们将进行首次CBS操作。”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吹风会上表示。

潘功胜强调,此次央行票据互换与非量化宽松有本质区别。

“但目前我国银行业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0.6%,需要进一步优化。”潘功胜说,推出永续债有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增强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同时也有利于丰富我国债券市场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

CBS是央行票据互换工具,1月24日,在首单永续债发行的前一天,为提高银行永续债的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央行创设了CBS。

首先,央行票据互换是“以券换券”,不涉及流动性的投放,不涉及基础货币的吞吐。而QE,一般在购入资产的同时会投放基础货币。

为支持永续债,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银保监会扩大了保险机构投资范围,允许其投资永续债等资本工具。人民银行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永续债纳入央行担保品范围。

这一工具推出后,很快被部分市场人士解读为中国版QE。

其次,央行票据的互换没有导致永续债所有权和信用风险的转移。央行只是按照市场化的标准收取费用,提升了永续债的流动性,永续债的所有权仍在商业银行表内,利息所得者也仍是债券持有人。因此,央行票据互换并非中国版QE。

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解释说,央行票据互换是央行与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之间开展的一种债券互换交易,银行拿了永续债可以参与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银行间市场成员之间也可以使用永续债作为合格的抵押品相互融资,得到流动性的支持。

“它和QE有本质的区别。”潘功胜强调,它是“以券换券”,不涉及流动性的投放,不涉及基础货币的吞吐。一级交易商参与互换,用持有的永续债换成了央行的央票,但不是换成央票就可以从央行自动获得基础货币,这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是中性的。

据了解,下一步,央行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永续债的政策框架,继续推动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提升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

曾有部分市场人士将央行票据互换类比为中国版量化宽松。对此,潘功胜解释说,央行票据互换并非量化宽松。央行票据互换是“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吞吐,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中性,并非中国版量化宽松。同时,央行票据的互换没有导致永续债所有权和信用风险的转移,永续债的所有权仍然在商业银行的表内,它的利息所得者也是债券的持有人。

相比之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一些国家所采取的QE,一般在购入资产的同时会投放基础货币。

图片 2

“央行票据的互换没有导致永续债所有权和信用风险的转移。”潘功胜进一步说,永续债的所有权仍然在商业银行的表内,其利息所得者也是债券的持有人,只是通过这一操作,提升了永续债的流动性,所以和QE有本质的区别。

CBS未来的操作量也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潘功胜表示,我们的目的是要引导市场,培育市场,没有一个数量的目标。此外,永续债也是比较好的投资产品,永续债的持有人未必都拿着永续债找人民银行换央票。

孙国峰补充说,结合市场的需求,央行操作也有一定的市场化费用的设定,央行操作票据互换工具的数量也不可能是想象的那么大,“很快我们将进行首次CBS操作,大家可以看一下操作情况,到时候会更清楚”。

在首单永续债成功发行后,具体实践过程中的一些配套措施,如会计、税收等,也是市场参与各方关注的焦点。

对此,潘功胜表示,通过永续债的形式补充银行资本在我国刚开始进入实践阶段,为了引导和培育市场,需要有一定的政策支持。银保监会扩大了保险机构投资范围,允许其投资永续债等资本工具,“财税部门已明确了永续债的会计处理,很快还将明确永续债的税收处理”。

与此同时,吹风会上明确,银行做生意也要“本钱”,资本金是银行经营的基础,因此将继续为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因为,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法规部主任丛林也表示,商业银行还是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不断补充资本。

但需要补充资本并不意味着银行经营状况不好或者是资产质量下降。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03%,比上年末上升了0.28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58%,比上年末上升了0.24个百分点;整体资本充足率是14.20%,较上年末上升0.55个百分点。从资本结构情况来看,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的占比达到77%至78%的水平,总体的资本质量是比较高的,各项指标也符合资本监管的要求。

丛林表示,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是为了确保满足实体经济持续增长的信贷需求,同时也考虑到表内信贷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承接表外资产回表、留存利润增速放缓等原因。

一般来说,银行资本补充可分为内源性与外源性两大渠道。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的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主要有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中国银行业的资本结构中接近80%都是核心一级资本,推出永续债也有利于优化银行资本结构,增强商业银行抵御风险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潘功胜强调,我国的银行资本补充中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已经常态化,这次由人民银行牵头,在我国引入银行永续债这种产品,既可以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又可以深化和丰富债券市场的产品序列,有利于丰富我国债券市场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也有利于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完善。

资本补充债券投资者将扩容

首单永续债落地后,其他商业银行发行的兴趣也不小。目前,很多商业银行已经在走内部的公司治理程序。此外,投资者对这一产品非常感兴趣,需求也较好。

接下来,资本补充工具的投资者范围将迎来扩容。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表示,资本补充工具比较新,中国投资者市场发育程度确实需要进一步培育,特别是高风险的投资人和长期投资人相对比较缺乏。将来,我们在金融市场建设方面,包括引入更多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进一步丰富机构投资者群体,强化信息披露、通过条款设计加强投资人保护等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扩宽资本补充债券投资者范围方面,潘功胜进一步明确,接下来将在两个方面发力:一方面是允许个人投资者投资。潘功胜说:“我们在想是不是可以推动商业银行资本债券在商业银行柜台发行,允许合格投资者和高净值个人投资者投资资本补充债券。”

另一方面是,扩大境外机构对中国资本补充债券的投资,也可以允许有条件的中国商业银行到境外债券市场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潘功胜表示,还可以推动一些长期投资者,如基金、年金等参与投资资本补充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接下来,央行将探索发行具有转股条款的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这次推出的主要是减记型永续债,国际上发行的很多永续债还加入了转股条款,叫转股型的永续债。”潘功胜解释称,也就是当某一个事件触发的时候,投资者的债券可以转为对发行人的股权。下一步,央行会进一步优化条款设计,完善资本补充债券触发条件和损失吸收机制,探索发行转股条款的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

图片 3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