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体系内部要环环相依,拆除影子银行隐形炸弹

作者:银行业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09 00:08    浏览量:

促进形成三大良性循环 金融体系内部篇金融体系内部要环环相依

图片 1

备受关注的“侨兴案”,在2017年年末落下帷幕。银监会开出“史上最大罚单”,违规担保“窝案”罚没超20亿元。

图片 2

金融体系内部如果不能形成良性循环,将带来严重的后果。专家表示,规范金融机构经营行为,严防“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隐患是首要任务,还要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金融机构自身建设——

2017年,监管部门把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全力整治市场乱象,依法查处大案要案,“侨兴案”即是其中的突出个案。进入2018年,维护金融业合规健康发展,金融强监管防风险力度还将持续加大。

金融体系内部如果不能形成良性循环,将带来严重的后果。专家表示,规范金融机构经营行为,严防“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隐患是首要任务,还要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金融机构自身建设——

进入2018年,银监会开出多张天价罚单,严监管强监管行动不断。

1月13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明确2018年重点整治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权益、利益输送、违法违规展业、案件与操作风险、行业廉洁风险等8个方面。

进入2018年,银监会开出多张天价罚单,严监管强监管行动不断。

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这是未来一段时间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以及促进金融自身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举。

在银监会有关负责人看来,2017年银监会组织开展了系列专项治理行动,下大力气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取得了阶段性成效,银行业经营发展呈现出积极变化,整体保持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但是,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银行业改革发展和监管的常态化重点工作。

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这是未来一段时间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以及促进金融自身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举。

意义重大——

金融“组合拳”直指脱实向虚

推动形成体系内良性循环

推动形成体系内良性循环

“2017年宏观调控的主要指向,是通过强监管来治理各种金融乱象和金融脱实向虚问题,以降低金融体系潜在风险,提高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形成金融体系内部良性循环至少有三方面的含义。”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首先是金融监管机构与金融市场之间的良性循环。一方面,金融监管机构要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另一方面,金融监管机构要不断弥补监管制度短板,不断提升监管的有效性,推动金融市场参与者依法合规参与金融活动。

“形成金融体系内部良性循环至少有三方面的含义。”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首先是金融监管机构与金融市场之间的良性循环。一方面,金融监管机构要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另一方面,金融监管机构要不断弥补监管制度短板,不断提升监管的有效性,推动金融市场参与者依法合规参与金融活动。

从2017年年初的“一行三会”工作会议,到年中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再到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防控金融风险都是重中之重,而持续优化监管体系和执行力度则是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方式。

其次是金融市场参与者之间的良性循环。从总体上看,金融市场参与主体主要包括投资者、融资者和相关中介机构等,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良性循环主要是指不断提升金融市场的信息透明度,推动市场参与者理性参与金融市场活动。

其次是金融市场参与者之间的良性循环。从总体上看,金融市场参与主体主要包括投资者、融资者和相关中介机构等,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良性循环主要是指不断提升金融市场的信息透明度,推动市场参与者理性参与金融市场活动。

在浙商银行经济分析师杨跃看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既要防“黑天鹅”“灰犀牛”,更要防范“明斯基时刻”的出现。对此,监管指向准、出手重,在“堵偏门”的同时更多“开正门”,推动金融转型升级。

最后,金融体系内部良性循环还包括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以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和衍生品市场为代表的金融市场是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市场稳定发展是金融体系内部实现良性循环的前提和保障。因为金融市场稳定发展可以保障金融体系配置资源的能力,一旦金融市场发生大的波动,将会引起金融体系产生较大风险,也将影响我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最后,金融体系内部良性循环还包括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以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和衍生品市场为代表的金融市场是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市场稳定发展是金融体系内部实现良性循环的前提和保障。因为金融市场稳定发展可以保障金融体系配置资源的能力,一旦金融市场发生大的波动,将会引起金融体系产生较大风险,也将影响我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在银行业,从监管范围看,包括表外理财、同业存单纳入MPA,银监会“三三四”专项治理,严查消费贷入楼市,发布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等一系列监管方案密集出台。从监管力度看,截至目前,银监会已公布2655张罚单,数量之多达到历史之最。

值得思考的是,如果金融体系内部没有形成良性循环,会带来什么后果?历史曾经给出答案。

值得思考的是,如果金融体系内部没有形成良性循环,会带来什么后果?历史曾经给出答案。

在保险业,保监会同样重拳出击整治市场乱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28日,年内保监会已公布37张监管函,而2016年全年为16张。除了监管函,保监会的行政处罚更是“直击要害”。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保监会开出了47张罚单,各地保监局出具了878张罚单,总计925张罚单,罚没金额超过1亿元。

“金融体系没有形成良性循环从而引发风险,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张涛表示,2008年引起美国次贷危机的重要原因在于当时美国许多银行将资金投放给不合格的借款人。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融资者在这个过程中的行为都是非理性的。

“金融体系没有形成良性循环从而引发风险,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张涛表示,2008年引起美国次贷危机的重要原因在于当时美国许多银行将资金投放给不合格的借款人。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融资者在这个过程中的行为都是非理性的。

努力实现“三个良性循环”

张涛进一步解释,在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的金融市场发生了较大波动,金融体系内部融资功能受到严重削弱,大量金融机构无法及时补充资本,这对当时的美国金融体系产生了致命打击,从而引发了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

张涛进一步解释,在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的金融市场发生了较大波动,金融体系内部融资功能受到严重削弱,大量金融机构无法及时补充资本,这对当时的美国金融体系产生了致命打击,从而引发了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

金融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防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永恒的主题。“金融风险尤其是系统性金融风险一旦发生,不仅影响范围极大,同时还具有极强的传染效应,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剧烈冲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历史上,日本房地产泡沫、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等,都是从金融业开始,在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之间横向传染和蔓延,对整个金融体系甚至实体经济产生严重后果,教训惨痛。在董希淼看来,今后一段时间,类似的“黑天鹅”“灰犀牛”仍有可能出现。

如何才能促进形成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专家表示,规范金融机构经营行为,严防“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隐患是首要任务。

规范经营——

如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三个良性循环”的要求。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既抓住了防控金融风险的“牛鼻子”,又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对做好2018年防控金融风险工作具有很好的指导意义。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主管、研究员周景彤表示,“影子银行”是指正规银行体系之外,由具有流动性和信用转换功能,存在引发系统性风险或监管套利可能的机构和业务构成的信用中介体系。

拆除影子银行隐形炸弹

曾刚表示,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是指金融回归本源,强化对实体经济以及国家战略目标的支持。具体包括,加强金融对精准扶贫的支持力度,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加快绿色金融创新与投入,助力生态文明建设;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助力产业结构升级等。

过去几年,随着金融创新的不断发展,我国影子银行规模不断扩大,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周景彤指出,“近年来,受信贷政策限制、清理政府平台债务等影响,房地产、基建和产能过剩行业的庞大融资需求无法通过银行贷款得到满足,只能通过委托贷款、类信贷、通道业务等形式获得资金”。这些所谓金融创新业务不仅拉长了金融链条、抬高了资金成本、降低了金融效率,而且还积聚了大量的金融风险,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影响整体金融市场的稳定。

如何才能促进形成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专家表示,规范金融机构经营行为,严防“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隐患是首要任务。

金融与房地产业的良性循环,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金融应服从宏观调控要求,严格控制房地产开发贷款,并严格执行监管要求,在准确评估借款人还款能力的基础上审慎发放个人按揭贷款,并严禁消费类贷款流入房地产市场;另一方面,金融应积极参与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加大廉租房建设领域的资金投入,并加大租赁市场上的金融创新,以支持租售并举的政策落地等。

对此,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进行规范和整改。尤其是在2017年,针对影子银行业务,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加以治理。例如,2017年年初银监会出台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等专项治理措施,针对银行业务中的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等进行了治理和整顿。中国人民银行则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管理,从MPA政策入手限制表外理财业务增速。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主管、研究员周景彤表示,“影子银行”是指正规银行体系之外,由具有流动性和信用转换功能,存在引发系统性风险或监管套利可能的机构和业务构成的信用中介体系。

金融业内部的良性循环是指金融同业之间的业务和资金流转要回归流动性管理本源。同业业务过去的过度发展导致了金融脱实向虚以及“影子风险”等诸多问题,需要逐步清理。目前,短期的监管整治已经取得明显效果,从2017年底开始,监管重点开始从专项治理过渡到监管制度完善,以求根治同业业务过度发展所导致的各种乱象。

目前来看,这些治理措施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据银监会披露,2017年银行业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行理财因增速大幅下降而少增5万多亿元,银行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表外业务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总体呈现收缩态势。交叉金融产品的野蛮生长趋于停止。“初步遏制了同业、理财快速盲目增长的发展势头,基本上拆除了影子银行业务的隐形炸弹。”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说。

过去几年,随着金融创新的不断发展,我国影子银行规模不断扩大,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周景彤指出,“近年来,受信贷政策限制、清理政府平台债务等影响,房地产、基建和产能过剩行业的庞大融资需求无法通过银行贷款得到满足,只能通过委托贷款、类信贷、通道业务等形式获得资金”。这些所谓金融创新业务不仅拉长了金融链条、抬高了资金成本、降低了金融效率,而且还积聚了大量的金融风险,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影响整体金融市场的稳定。

完善制度为规范发展奠定基础

“促进形成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应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随着各类金融创新活动的开展,金融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呈现上升趋势。”董希淼认为,针对这些问题需要坚持金融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的原则,坚持持牌经营的监管原则,相关部门也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

对此,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进行规范和整改。尤其是在2017年,针对影子银行业务,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加以治理。例如,2017年年初银监会出台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等专项治理措施,针对银行业务中的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等进行了治理和整顿。中国人民银行则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管理,从MPA政策入手限制表外理财业务增速。

“近年来我国金融领域击穿风险底线的主要隐患是违法犯罪活动的蔓延,特别是传统金融机构进行的监管套利,民间金融机构的非法集资和诈骗,不仅造成了诸如e租宝之类风险事件,还带来了一系列群体性社会问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于我国金融领域的健康发展均提出了明确要求。总体上看,2018年监管部门依然会将监管重点放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上。银监会明确表示,2018年将重点针对公司治理不健全、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等8个方面加大规范力度。

目前来看,这些治理措施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据银监会披露,2017年银行业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收缩,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4万亿元。银行理财因增速大幅下降而少增5万多亿元,银行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表外业务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总体呈现收缩态势。交叉金融产品的野蛮生长趋于停止。“初步遏制了同业、理财快速盲目增长的发展势头,基本上拆除了影子银行业务的隐形炸弹。”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说。

从国外的经验看,杨跃表示,系统化、动态化的金融监管机制是金融改革顺利推进的重要保障和前提。以美国为例,其在金融机构分业经营和混业经营模式之间的多次政策调整,便是基于当时经济环境和金融市场的特定阶段的需要而变动,由此也持续推动了整个金融市场和监管体系的改革和优化。

一位监管人士坦言,“天价罚单”固然可以发挥监管震慑力,但归根结底还要金融机构加强自律和内控管理,不能完全依赖外部监管。比如,要自觉加强内部合规制度的建设,加强对交易对手的穿透式了解等。

化解风险——

此外,以机构监管为主转向机构监管与业务功能监管并重是金融监管改革的重要方向。“美国放开混业经营限制后,其分业监管的监管体系没有及时跟进,跨市场交易处于‘监管空白地带’成为引发次贷危机的原因之一。”杨跃表示,次贷危机后,美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开始重视业务功能监管,对不同类型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开展场外衍生品交易进行统筹管理和监督。

“金融机构首先要积极主动实现转型发展,不断提升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通过调整自身业务结构,主动布局新产业,破除无效供给,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积极落实国家战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董希淼表示,同时,还要逐步回归金融业务本源,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和效率,自觉减少各种“套利”业务,主动接受监管,提升业务的合规性。

加强金融机构自身建设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2018年的监管工作应该是2017年的延续。一方面,在2017年的金融乱象整治中发现的严重违规问题,将被逐步处置;另一方面,薄弱环节的监管制度建设将会逐步落地。

规范和完善的公司治理是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保障和前提。“金融机构既要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内部合规制度,加强股东穿透监管,规范董事会、监事会运作,不断提升公司治理的水平。也要加强内控制度建设和分支机构管理,尤其是要重塑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如对信用风险实施垂直管理,建立包含收益和风险在内的风险绩效考核体系等。”董希淼说。

“促进形成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应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随着各类金融创新活动的开展,金融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呈现上升趋势。”董希淼认为,针对这些问题需要坚持金融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的原则,坚持持牌经营的监管原则,相关部门也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

曾刚表示,《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及与之相关的银行理财等监管细则,均有望在2018年落地。此外,流动性监管、银信合作、资本监管以及其他金融乱象比较集中领域的监管规则,也将密集出台。制度完善将为金融业的规范发展奠定基础,是防风险工作取得成功的关键。

此外,从业务开展过程来看,金融机构还应制定和完善相关业务管理办法,不断完善贷前的尽职调查、贷款审查和贷后管理,而且重要岗位之间要形成有效制约。在张涛看来,金融机构一方面要谨慎选择交易对手,对交易对手实施准入制度,并按规定建立合作机构名单制;另一方面,在与非金融机构开展合作时,还要对其资质进行严格审查、尽职调查,并持续开展后续监督,不违规开展信托性质的银信类业务等。

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于我国金融领域的健康发展均提出了明确要求。总体上看,2018年监管部门依然会将监管重点放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上。银监会明确表示,2018年将重点针对公司治理不健全、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等8个方面加大规范力度。

一位监管人士坦言,“天价罚单”固然可以发挥监管震慑力,但归根结底还要金融机构加强自律和内控管理,不能完全依赖外部监管。比如,要自觉加强内部合规制度的建设,加强对交易对手的穿透式了解等。

“金融机构首先要积极主动实现转型发展,不断提升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通过调整自身业务结构,主动布局新产业,破除无效供给,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积极落实国家战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董希淼表示,同时,还要逐步回归金融业务本源,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和效率,自觉减少各种“套利”业务,主动接受监管,提升业务的合规性。

规范和完善的公司治理是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保障和前提。“金融机构既要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内部合规制度,加强股东穿透监管,规范董事会、监事会运作,不断提升公司治理的水平。也要加强内控制度建设和分支机构管理,尤其是要重塑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如对信用风险实施垂直管理,建立包含收益和风险在内的风险绩效考核体系等。”董希淼说。

此外,从业务开展过程来看,金融机构还应制定和完善相关业务管理办法,不断完善贷前的尽职调查、贷款审查和贷后管理,而且重要岗位之间要形成有效制约。在张涛看来,金融机构一方面要谨慎选择交易对手,对交易对手实施准入制度,并按规定建立合作机构名单制;另一方面,在与非金融机构开展合作时,还要对其资质进行严格审查、尽职调查,并持续开展后续监督,不违规开展信托性质的银信类业务等。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