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邮路上演绎着,一人一单位他坚守乡邮所34年

作者:银行业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18 16:55    浏览量:

锤子镰刀旗帜下 那个攥拳举手的背影

岑延剑,男,广西贺州市钟山县公安镇邮政所所长兼邮递员。风里来,雨里去,13年来,这位普通的乡村邮递员,用实际行动演绎着“诚信故事”,成为驻扎在村民心中最信赖的“兄弟邮递员”。

图片 1

2007年夏,季节早已进入双抢时节,微风吹动熟透的稻穗透出淡淡的稻香,新插的秧苗不停地摇曳着修长的身姿。傍晚,初生的新月一会儿露出娇嫩的笑脸,一会儿又隐进薄薄的白云,田野里“唧唧”“啯啯啯”,昆虫和青蛙的奏鸣此起彼伏。

2001年7月,刚刚20岁的岑延剑,成为一名乡村邮递员。公安镇共有15个村委,88个自然村,总人口近6万人。然而,该镇邮政所只有职工3人,投递任务非常艰巨。岑延剑每天都是早早地来到单位,整理好邮件后就踏上了长长的乡村邮路,演绎着一个个“诚信故事”……

每天,李树林按时按点将报纸、信件送到收件人手中

7月1日晚9时许,323国道旁的钟山县公安村村民褪下劳动的疲惫,有的已经准备入睡。但村委办公楼里依然灯火通明,功放机里传出欢快的、配有打击乐的进行曲!不一会,一群青年人鱼贯走入村委党校会议室,在一面缀有锤子镰刀的红旗前面列队。队列里,一个穿着芳草碧绿服装、身高约莫一米七的背影特别引人注目,他高举右拳,铿锵地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安镇廖屋村一廖姓村民,与妻子常年外出务工。从2010年开始,他都会把夫妻俩一年到头赚回来的钱,交给岑延剑帮忙去银行存款。第一年2万、第二年3万、第三年5万……几年下来,这位村民打工挣回来的钱数额已经超过了10万多元,银行卡也一直都是由岑延剑保管。尽管账户里面的数额越来越大,但这位村民对岑延剑的信任程度丝毫没有减弱。这位村民说:我很信任岑延剑,他就好象是我自家的亲兄弟一样。和这位廖姓村民的一样,村里有好几个外出务工的村民,都是直接把钱交给了岑延剑,让他帮忙去银行存款。在村民心目中,岑延剑不仅是一位热心人,更是一位可信任的人。

他从走进邮政所的那天起,从没请过一天假,也从未收到一例投诉。30多年如一日背着墨绿色的邮包,踏遍他服务的每一个角落。用自己的坚守,让那抹绿色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就是定西市陇西县邮政分公司文峰投递班投递员——李树林。

领誓人要求逐一报出宣誓人的姓名时,站在后排的这个背影抢先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岑延剑!”

13年来,岑延剑所服务的群众有上万户,他的足迹踏遍了公安镇每个角落,只要一到村里,村民们都会热情的与他打招呼。平时,在送邮件的路上,遇到走路的群众,岑延剑都会顺道搭上一程。碰到不识字的老人,他也会耐心地详读信件内容。他平均每天都要装满两大包30多公斤的邮件,需投递报刊400多份、信件50多封、包裹和快递10多份,往返巡回行程近50公里,每日工作时间至少6个小时。13年来,他从未迟到过一次,没有请假过一天,出勤率100%。据统计,岑延剑从事乡村邮递员以来,每年投递里程达1.4万公里,投递报刊、杂志11万份,函件、包裹等2万多件,从没延误过一个班期,更没丢失过一份邮件,他的邮件执行率、及时率和投递准确率均达到100%。

18岁那年踏上山间投递路

二十岁那年 劳务招工考进邮政所

在邮递农村用户邮件和农资的时候,他非常讲究时间差,最大限度地提高邮递效率。如,在酷暑的天气里,他经常会选择顶着中午的烈日去送邮件,因为这个时候用户大多都会从农田里干活回来了,既不耽误农户干农活,又可以快捷高效送达邮件。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学生的录取通知书最多,也是最谨慎、最辛苦的时节。因为高考录取通知书是有特殊时限和要求的,只要通知书一到,就必须马上出发,投送到其家庭或本人。近的一些村子,岑延剑随到随送,远点的就尽量加快脚步,不管是多难、多险的路程,他都坚持以最快速度将通知书送到家长或学生的手中。“死信”是每个邮递员都会遇到的事情,一两次仍投递不到的话,大多邮递员都会选择签退,可岑延剑始终坚信每封信件、每个包裹都寄托着亲戚朋友间的关心和情谊,不管严寒酷暑,他总是起早贪黑,不知疲倦,来回奔波,为的是尽最大能力将精神食粮和喜讯送到村民手中,很多“死信”在他手上都变成了“活信”。

35年前,与高考失之交臂的李树林呆在家里有些颓废的时候,邮政局正好招人,因为父亲是老红军,政府把这个名额照顾给了李树林。

2001年,岑延剑高考失败,却恰好遇到邮政系统劳务招工考试。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邮政系统,成了领工资的乡村邮递员。这一年,他二十岁。

他不仅是邮递员,还是村民的代购员、代办员和服务员,村民们经常叫他帮忙从镇上买些东西送到村里是常有的事情。他把客户的汇款直接送上门,免得客户奔波;帮不识字的村民读信、写信、填表格单据;义务帮助村民存款等等。村民们都愿意把岑延剑当作兄弟来看待,每当路过村民家,村民都会热情邀请他进去吃饭或吃水果。岑延剑常常说:用心、真诚地对待别人,别人就会把你当成兄弟来看待。

1984年12月,18岁的李树林走进了和平乡邮政所的大门。一直到今年年初,在此前的34年里,他是和平乡唯一的邮递员,既要维持邮政所营业,又要送邮件。李树林起早贪黑,担负着两个乡镇,11个行政村,52个社的邮件投递工作,14个单位,50多个投递点的发行任务,服务居民300多户,日往返邮路里程达100公里以上。在那个信息不太发达的年月,人们唯一的沟通工具只有书信,有时候还有电报,接到电报,李树林马不停蹄蹬上自行车就跑,速度提起来的同时,危险总是伴随。

进了邮政系统,岑延剑才感受到邮政面临的危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往昔如日中天的邮政事业不断滑坡,报刊杂志的发行量不容乐观,电报单以及各种邮件逐步萎缩,就连外出务工人员的汇款单也渐渐减少。邮政业和乡村邮递员走到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境地。

“乡亲们需要自己、信任自己,就是最开心的事。”这是岑延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3年前,村民廖家祥利用村上荒废的80余亩土地修建鱼塘,由于缺乏科学养殖技术,连年亏损。岑延剑用自己的工资抵押,为廖家祥贷款5万元,解决了燃眉之急。有一次,背风塘村的一陶姓村民,打来电话说水稻病虫害比较严重,急需农药,岑延剑听了后,二话不说,准备好所需农药,带上沿途邮件,冒着高温就出发,由于及时施药,使病虫害得到了有效控制。家住板坝村的一梁姓村民,给其送去汇款单好几次都不在家,后来打听才知道这位梁姓村民住院了,岑延剑特地赶到医院,把汇款送给村民,令村民非常感动。

“冬季是最难熬的季节,下点雪路滑经常摔的头昏脑涨。爬起来顾不得自己,第一件事赶紧收拾撒落的书信。”尽管工作如此艰辛,但李树林一直没有打过退堂鼓。“你要干这个事情就认真去干吧,把这个事情干好就行了。”这是老红军父亲说给儿子李树林的话,李树林认为对自己影响很深,他认为“这是信念的东西。”

年少的岑延剑没有考虑太多,他只想着干好本职的工作。他和他的同伴一起,每天都装满两大包三十多公斤的邮件,投递报刊四百多份、信件五十多封、包裹和快递十多份。没多久,他的足迹就踏遍了公安镇大街小巷和村村寨寨的每个角落。时间稍长,他对投递工作已经得心应手。每到一处,他都会热情地和村民打招呼,在送邮件的路上,遇到熟悉的群众,他还会顺道搭上一程,碰到不识字的老人,他也会耐心地为老人读信。

30多年里一直保持“双百”

在投递农村用户邮件的时候,岑延剑非常讲究时间差,最大程度地提高投递效率。农忙时节,他经常选择中午去送邮件,因为这个时候用户大多都会从农田里干活回来,既不耽误农户干农活,又可以快捷高效送达邮件。每年的七八月份,那是学生录取通知书最多的时节,为了及时将喜讯送到学生及家长手中,只要通知书一到,岑延剑从不耽搁,近一些的村子随到随送,远一点的,他都坚持以最快的速度将通知书送到家长或学生本人手中。

“从来没想过不干了,因为当时找工作也很吃力。”就因为这份坚守,李树林在大山里走了35年,从起初徒步背着邮包跋山涉水,从土路到水泥路、油路。李树林也从徒步送邮件换成了自行车送邮件,再后来,自行车又换成了摩托车。岁月如梭,当时不到20岁的小伙子现在已是不惑之年,而唯一不变的,是他准时把信件投递到村民手中的那份坚守。

“死信”,是每个邮递员都会遇到的事情。有的邮件投递一两次找不到收件人,一些邮递员都会选择签退。可岑延剑认为,每封信件、每个包裹都寄托着亲戚朋友间的关心和友情,为此,他坚持不放弃,从不轻易把邮件当成死信对待,不知疲倦地来回奔波,很多“死信”到了他的手中又变成了“活信”。

有一年冬天雪下得特别大,李树林从乡邮所出班到乡政府的那段路,由于雪太大,清理不及时,已经厚厚地贴在了地面上,光亮如镜,稍不留意,就会连人带车滑倒在地。

岑延剑就这样默默干了多年,兢兢业业地守护着邮政天地的那一份深绿。正是为了这份深绿,他与同伴们清贫地坚守着。刚参加工作时,工资不到400元,一直到2012年,岑延剑每月拿到手的工资也只有490多元。他用这份微薄的薪水去安排一家人的生计,时常就会捉襟见肘。好在2005年结婚后,贤内助钟裕英为他撑起了半边天,还为他生育了一对儿女,让这个三代同堂的家庭过得清贫却温馨。

邮政所往新康村一带行人流量较少,而要投送完邮件,还需要肩扛那四五十斤的邮袋步行五六里路。那一段时间,每当投完邮件他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等回到家,湿透的棉袄变得又冷又凉。

诚实守信 拓宽邮政生存空间

乡村投递员的工作是艰辛而枯燥的。李树林负责的投递区域点多、线长、面广。每天早上8时,李树林准时走进邮政所,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水作业——开始拆分报刊信件,一直到晚上7时才能回家,送出去的报刊信件有4大包500余份,摞起来有一人高。

2008年,岑延剑被上级组织推上了公安邮政所所长的宝座。面对邮政不断被挤压的现实压力,岑延剑费尽心思寻求突破。

35年来,李树林从未迟到过一次,没有请假过一天,出勤率100%。35年来,李树林投递报刊300多万份,投送平常邮件73余万件,给据邮件30万多件。无一差错,直投率100%。

也就是这一年,公安邮政所完成报刊杂志揽收额11万多元,比上级下达计划任务多出3.5万多元。公安邮政所破天荒地创下了自邮政业进入市场低迷时期以后报刊杂志揽收额之最。

“我曾经连续13年获得先进,还被定西市邮政管理局评为最美邮递员。”说起这些年来获得的荣誉,李树林乐呵呵的,脸上写满了自豪。参加工作35年来,李树林工作的大半时间都用在了邮路上,踏过的足迹就是一步步丈量邮局和百姓之间的距离,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内心的那份热爱,那份责任,那份坚守……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牛小亚通讯员冯劲涛文/图

“岑延剑人缘好,善于宣传鼓动,有组织手段和领导魄力。”钟山县邮政局局长助理张高明如是说。

邮政业务压力日增,但政府还允许邮政业兼营银行业务和农资业务。岑延剑努力让这些所谓的“副业”壮大起来。

公安镇辖15个村委88个自然村,全镇行政村基本通上了水泥路,但大多数自然村仍然还是“泥水路”。自从邮政兼营农资以来,乡村邮递员不仅要送“信”,还开始送“货”。岑延剑知道,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为了及时把农资送到村民手中,岑延剑往往连轴转。2008年3月的一天,岑延剑和往时一样,上午风风火火地送完报刊和邮件,中午就去村里销售谷种。

为心急赶路,在路况极差的泥水路一不留神,连人带车滚到了路边。扶起车后,岑延剑顾不得仔细处理伤口,顶着疼痛要赶在村民上工之前把谷种送到了村民手中。进村后,村民们发现他的手和脸被摔伤,拉他进屋擦洗、上药。几个相熟的村民还要岑延剑坐下来喝几杯,岑延剑婉言谢绝,说农时要紧,卖完谷种再喝也不迟。几个村民当众调侃地吆喝:“岑延剑不和我们喝酒,我们也不买他的谷种,大家说怎么样?”就这样,岑延剑被村民们善意地绑架了。没想到的是,岑延剑一边喝酒,听到消息要买谷种的村民纷纷找上门来,他轻松地卖完了从所里运来的谷种。

慢慢的,岑延剑学会了越来越多跟村民打交道的办法,加上送货及时,村民们认可了邮政农资。但岑延剑总说,方法再多,根本还是要靠讲信用、讲真心实意。

村民廖家祥利用村上荒废的80多亩地修建鱼塘,由于亏损难以为继。岑延剑了解情况后,用自己的工资作抵押,为廖家祥贷款5万元,解了廖家祥的燃眉之急。

背风塘村的一位陶姓村民,打来电话说水稻病虫害比较严重,向岑延剑询问用什么农药才好。岑延剑二话没说,冒着高温奔赴村民家里,实地查看病情,教他对症用药。由于施药及时,病虫害得到有效控制。

岑延剑在工作中始终坚持诚实守信,深得群众的信任。一些村民把钱也交给了他保管。

由于业务转型,邮政储蓄转变为邮政储蓄银行,一些村民的钱存进了邮政储蓄银行。公安镇廖屋村村民廖武升夫妇常年外出打工,从2010年开始,廖武升每年都会把夫妇两人一年到头挣回来的钱交给岑延剑代存银行。两万、三万、五万……几年下来,廖武升夫妇的存款已达十来万元,但他们一直都把银行卡交给岑延剑保管。廖武升逢人便说:“我们相信岑延剑,他跟自家的亲兄弟一样。”

和廖武升一样,镇里有好几个长期外出务工的村民都把挣来的钱交给岑延剑,让他帮忙去银行存款并代保管银行卡。在村民的心目中,岑延剑不仅是一位热心人,更是一位可信赖的人!

岑延剑从事邮政事业十三年,服务过的群众有上万户。据统计,岑延剑从事乡村邮递工作以来,每年投递里程达1.4万公里,投递报刊、杂志11万份,投递函件、包裹等两万多件,从没延误过一个班期,更没丢失过一份邮件,他的邮件执行率、及时率和投递准确率均达百分之百。(2015年5月,岑延剑成为第三届自治区道德模范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xikou123.com. 美狮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